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8)

•和@虚言鸟 的联文
•终于更了谢鸟不杀之恩……一个日常甜蜜
•卡文卡到翻滚炸裂不知所措所以就……这么短……


    人生里总得有几个梦,可爱或可憎或不可及或不可避,归根结底的得有几个可与不可与妄想痴心。譬如中亿元大彩,譬如得称心伴侣,譬如灭心中所恨。

    周泽楷现在就是这样,他一贯单纯自然,有天性里的敏感和标准。所以他可以轻易的下一个喻文州很好的定义而不在意是不是发了好人卡,也可以轻易的消化了这个梦境而非左思右顾。

    特警的工作一向枯燥危险,不是正在搏命就是正在准备搏命。即便他凭借天生一张漂亮脸庞让不少女孩子愿意抛弃这个问题不想。只不过他都婉拒,过着作息随任务混乱吃饭随周边外卖的习惯。

    甜言蜜语他不擅长,多一个人在身边也仿佛累赘……但他却在大梦一场后,看着喻文州从窗帘里窸窸窣窣探出一个头的的模样,萌生出某种隐秘的渴望。

    ——如果能一直这样也很不错,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回到房子里也不会是空锅冷灶人气寥寥,好像也可以把这个单纯落脚的地方,归属为“家”。

   

    喻文州看他支棱在那里一动不动,便笑着从窗帘后面钻出来伸手敲他的头:“工作累坏了?冰箱里还有吃的。”

    “不饿,”周泽楷摇摇头,眼神过分专注的盯他,盯得向来进退从容的喻文州差点想去捂那双眼,“站得很好看。”

    世界的事情没有非黑即白,而周泽楷更能对人情世事看得明白。但是看明白向来和能做到是两码事。他习惯于直白干脆的袒露自己的喜恶,和每次出任务时扣下扳机的干脆如出一辙。而喻文州道行则过他太多,天生一张笑脸迎人练出好一副见人吐人言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他也向来习惯如此过活。

    然而当下一句直白到让人哭笑不得的夸赞却让喻文州生出一种无奈感,足愣了几秒才能接下去话:“我站得倒是没有小周直呀。”

    天性里的防备让他注意到周泽楷即便在疲累时也能站得笔直,天性里的好美也能让他自然的选择不深究姑且放过这个问题。

    大概……这个人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最深重的恶意、心机与揣测,总是不必在这个人前展现。

    他乐得在短暂的共居关系里当一个善解人意尽职尽责的好室友,用来舒缓那些复杂的利益纠葛探查追捕引出的疲累。如果可以他还可以短暂奢想一下以后也可以当不错的朋友,可以偶尔调笑偶尔联络,构成一份熨帖的关系。

    在人构想美好场景的时候总会忽略部分现实残酷,喻文州也难例外。他刻意略去周泽楷几次三番露出的示好,甚至也略去了那一回不怎么正常的彼此纾解。

    ——也可能并非故意,喻文州上半身的思考与下半身的一切都无关,只归为单纯的泄欲罢了。

   

    几秒里喻文州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转过千百万个念头,而周泽楷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一夸夸到笑了起来,一双漂亮的鹿眼弯起格外好看的笑弧,一张口就泄了底:“请你吃饭好不好。”

    “小周为什么突然这么想?”

    “……饿了,高兴。”周泽楷歪歪头就一脸无辜的去挽喻文州的手臂,“一起吃好吃。”

    喻文州被他大型的撒娇逗到笑得不行,花了不小的功夫才停下来吐一句完整的话:“家里还有,剩下太久就不好啦。”

    周泽楷眨眨眼。

    “热起来很快的,而且我也可以陪小周吃呀。”喻文州错觉自己认养了某种乖巧可爱的大型犬,会撒娇还无辜,莫名其妙都能扭成理所应当。

    于是周泽楷又点了点头。

    还真的是乖巧的大型犬,好养又好哄,长得还很好看。喻文州去厨房热饭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发散思维,想着以后可以一定要养一条这样的来,居家最适合,也不会胡乱咬东西……如果要咬还可以咬徐景熙的花花草草和郑轩的床单椅垫……当吉祥物一样养着。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溜进厨房去环喻文州的腰,喻文州正打算伸手去够调料罐子,却没想到这样被周泽楷搂了个满怀,箍在怀里离目标堪堪差一个指尖。喻文州被他这一出搞得有点疑惑,扭头就想看周泽楷,却没想到正正被堵上来一个吻。

    那人很小心,也很快速的点了一个吻就撤回来,想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个缘由:“很香,饿。”喻文州心说我又不是火腿肠,一边伸手够了调料撒进去,一边挣开周泽楷的怀抱露出一个自然的笑:“小周你这样,我不好拿东西呀。”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喻文州做饭的功力尚可,够不上把人毒死也不够让人夸赞,要是遇着黄少天这路数的能被编排到惊天动地神鬼共泣。但周泽楷的评价体系比较怪异,吃什么往往都和他们局子外边的小炒作比,这一下子就又衬得喻文州心灵手巧秀外慧中……格外闪亮。

    周泽楷用足够诚恳的点头和足够诚恳的表情同喻文州表达了自己的赞美之情,喻文州被不咸不淡的放置了那么久的技能突然得了一个认同者,难免受宠若惊到错觉——看来真的做得很好吃。

    事实上作为一个要被调查追踪的人,他没有幸去尝尝公安局周边的饭菜是多么超越人类味蕾极限,不然他肯定不会侥幸到生出那几分根本不存在的自我肯定心理来。

    再说周泽楷,他看人有自己一套天然的标准,俗称带滤镜。印象良好的人搁在他这里,还能再唯美度提升三分半。再譬如像喻文州这种印象格外良好自带加成的人,简直就是一言一行间都套美颜和柔光滤镜来辅助,险些变成神光熠熠生辉的神祗。

    讲道理周泽楷从来不知道他用滤镜看人的毛病,只当喻文州好得过分就理所当然。下意识错觉这人美好到无所不能,瑕疵也能粉饰成一朵花。

    唯一庆幸是不止他一人理所应当,喻文州和他同类。蓝雨精于算计心术的大当家,总局洞悉破绽漏洞的一把手。在面对一个来历不明目的也难说的所谓“邻居”时,居然都自说自话的替每一个可疑之处圆谎粉饰出一片春光烂漫。

    或许是太过信任,也或许是早有预测却不肯往深处构想。然而无论如何,都是致命。

    一辈子也难有的信任抛在相对两方的身上,总归是谁都无法得偿所思所想——当久不来往的旧友,抑或亲切甜蜜的恋人。

    ——终归一负。

评论(8)
热度(60)
  1. 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妈的这个寒终于更新了!!!!!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