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7)

居然更了,万万妹想到,爱鸟之情溢于言表

Valkyrie:

警匪paro
周警喻匪
和@落俗 的联文——

————————————

7.

周泽楷到达集合的地点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下地下室的电梯门一开,他就看见江波涛和方明华正在图纸上写写画画,一边商量着什么,杜明和吕泊远在说些什么,又是皱眉又是笑的,吴启坐在角落里面擦枪,没和杜明和吕泊远插科打诨。

“怎么样?”周泽楷走过去,看了一眼图纸,问道。

“没消息了。”江波涛摇了摇头,扔过来一个入耳式耳机,“技术部现在也拦截不到那个频道,多半是收线或者改频加密了。”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表情凝重。

制定战术的事周泽楷并不是特别擅长,江波涛点了点头就继续埋头和方明华商量,方明华听了他的话之后摇摇头,拿了枝铅笔开始写起来。

方明华最初是上头给他们特别指派的药理学家,到了轮回之后他们发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儒雅男人,城府和肚子里的坏水都不是一点深。

虽然方明华不直接执行任务,但是他在任务执行过程中的辅助作用是不可忽视。

周泽楷和吴启一起沉默地擦亮了自己那把大狙的枪管,抬头碰到吴启复杂的目光,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微笑。

吴启垂下了目光,把手里的干布攥紧。

“没关系。”周泽楷说,“你没错的。”

吴启抬起头看了一眼抿着嘴角的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又站起身去了暗门后面的武器仓。

周泽楷抬着目光目送他走远,刚刚歪了歪头,江波涛就从他背后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他没事的。”

“我知道。”周泽楷点头说。

轮回的每一个成员都是枪械格斗方面的专家,通过狙击入射点找到狙击手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吴启因为反应迟了那么一点,害得周泽楷和方明华差点陷入险境。

他们是自己领域的王,有冷眼睥睨天下的骄傲和自尊。

江波涛闭上眼睛笑了笑:“今天蓝雨的人应该不会有动作了,我留了最没法睡着的吴启和他好兄弟杜明明一起值班。”说到一半,江波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所以我们几个就去休息吧。”

周泽楷咧开嘴角笑起来,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裤腿。

他是王中之王。他无畏于世。




周泽楷回了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又翻身下床,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突然跳上别墅里面统一配套的床头柜,把天花板上灯带里面的一根灯管扯了出来。

灯管一头粘着一个黑色的方块,他虚眯着眼睛,然后手下用力,把方块捏了个粉碎。

别墅除了他们几乎没人进的来,有人闯进来却不输入门禁码就会触发警报,而现在,有人悄无声息地进了他们的后方,在他们王牌的房间里装上监视器。

是谁,这个问题不用想也能知道。

周泽楷靠着落地窗坐下来,从怀里的枪套里摸出自己的宝贝格洛克,轻轻放在手边的木质地板上,抱着膝盖凝望起外面黑暗中隐隐约约的海岸沙滩来。

他的耳朵敏感的捕捉到一丝丝的海浪声,缥缈得像是幻觉。他听着那不知是不是幻觉的声音,心里面数着海水拍岸的声音,眼睛打起架来,他又歪了歪身子,给自己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蜷缩的姿势,靠在白纱的窗帘上一点一点睡了过去。

他再睁眼的时候,发现房间空无一物,米白的窗帘上是精致的暗纹,他下意识把手往地上一抹,没摸到自己的枪——手指尖并没有反馈回地板冰凉硬质的质感,他托着脑袋想了一会,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但这个梦境给他的感觉,也太真实了一点。

他站起身,手里没枪没械的感觉并不好,他虚空抓了抓,抓到一把清新的海风。周泽楷转过身,看到刚才靠过的落地窗玻璃突然消失了,留下一整个方形的空洞,窗外还是海,微咸湿润的海风挤进来,拂过他的鬓角和眉眼。

周泽楷有点反应不过来,梦境中的身体却自动走了起来,最后站定在窗洞前面,又不动了。周泽楷转了转脖子,抻着视线往外看,看见一片雪白得像是从未被踏足的净地一样的沙滩,海浪像是晶莹的果冻,卷上岸时敲打出奶油味的毛边。海面宽广无垠,蓝色像是最无尽的梦,没有底也没有头。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这时他瞥到沙滩上有个穿着白衣服的人,黑色的发顶在一片雪白里面分外显眼,那个人皮肤似乎也是苍白的,被湮没在一片晃眼的雪色里。

那个人走走停停,弯腰在地上捡着什么,周泽楷颇为好奇,却因为距离太远而看得不甚清晰。

他在原地打转,正打算反正也死不了,干脆从楼上跳下去看个清楚的时候,地面一阵晃动,一眨眼间,周泽楷所在的楼层就落至一口,他摸了摸头顶,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亮而不刺眼,空气像是过滤过一样清新,他脚底是细腻的白沙,周泽楷低着头看着沙面,弯下腰去捏了一小撮,在指尖搓了一下。那种质感清晰而真实,周泽楷无端地想起了公园里沙坑,孩子的笑声,和空气里面的棉花糖甜味。

他直起腰,揉了揉鼻尖,抬脚往那人的方向走过去。

那个人背对着他,身材偏瘦,骨架颀长,风把他单薄的衣服拉紧,勾勒出那人的腰。

他站在那个人背后,不声不响地观察他,那个人似乎也并没有察觉背后多出一个人,还是自顾自地弯腰捡着什么,周喻歪了歪头,从那人长腿和衣料的缝隙里,看见那人正从沙滩上捡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人回过头,看见是他后露出好看的微笑。

喻文州?周泽楷愣了一下,对面的人却像是听见了他在心底的疑惑,歪着头对他笑了笑,伸手过来拉他。周泽楷被拉住时还懵着,然后他看见喻文州的口型,又轻又慢地说你怎么才来呀。

真是奇怪极了。周泽楷想,在他的梦里,他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却能清晰地听见海风吹拂的声音,海水抱岸的声音,即使是微小的风吹起窗帘的声音,他也能清晰地听到,却唯独听不见喻文州的声音。

喻文州拉着他,安安静静的,周泽楷听话地跟着他走,感觉走了很久很久,他回头却还是能看见自己醒来时所在的别墅。就好像他们一直在原地,从未向前,也从未后退。

大概是回头看见他心不在焉,喻文州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他,把自己怀里兜着的东西给周泽楷看。周泽楷低下头,发现是很多闪闪发亮的贝壳。

“这是什么?”周泽楷问,他的声音一出现便消失在风里,自己都听的不甚清晰。对面的喻文州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似乎很难解释怀里的东西是什么,周泽楷正打算说算了的时候,喻文州很慢的开口,周泽楷费力地去解读他的口型。

这个是我们的回忆啊。喻文州说完之后就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看上去开心地不得了。

“我们的?”周泽楷指了指自己,喻文州点了点头。

很少是吧?喻文州收敛了笑容,露出遗憾的,寞落的表情。真是,太少啦。

周泽楷抿了抿嘴角,没说话。

这时候喻文州却抬起头又对他露出微笑,拍了拍他的手背,拉着他的手往别墅的方向走过去。然后按着周泽楷坐在窗洞边上,把怀里的贝壳撒在他们俩面前,挨着周泽楷坐了下来。

周泽楷坐在屋子里的木地板上,一片麻木,脚还踩着白沙,又细又湿。

周泽楷看见阳光下的贝壳闪闪发亮,却在几分钟后像是冰升华一样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他咦了一声侧过头去看喻文州,发现喻文州也盯着贝壳,嘴角挂着笑容,眼神垂着,无动于衷。

周泽楷回过头,看着贝壳彻底消失。

等到最后一点光点消失,喻文州拍了拍他的手臂,说没关系的,肯定会消失的。

周泽楷突然听见喧嚣起来,风撩着喻文州的刘海,拉着窗帘到处飞舞,喻文州被吹的闭上一只眼睛,窗帘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擦过他们俩的头顶。

喻文州靠过来,白衣服白的亮眼,周泽楷盯着海面,闭上了眼睛。

他想就这样也好,捡一辈子的贝壳,和嫌贝壳少的人一直在一起。

海风又轻又湿,带着阳光的温热,光在他的视网膜上留下光斑,他闭上眼睛,能看见眼睑上的血色。空气里除了咸味还有身边喻文州身上的味道,又熟悉又陌生,他想起小时候巷口的甜味,想起夜里的呼吸和脉搏。




他重新落进黑暗,周围像是漩涡,他努力睁开眼睛,却只看见米白色的窗帘和外面蟹灰色的天空。

天亮了。

他愣在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撑着坐起来,背心却一阵疼痛,他用手一摸,发现是自己把格洛克压在背后,睡了一个晚上。

周泽楷苦笑一下,换了外套和也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波涛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开车走了。清晨路上车并不多,光撒在路面上像是淡金色的地毯,他很快就把车开到小区,整个小区似乎还在沉睡,又静又稳,偶尔有行走的人,也都缓步慢行。

他停好车上楼,电梯的数字和他的心跳都一跳一跳,楼层越往上他的心跳就越剧烈,他按了按胸口,感觉心脏里仿佛存了一只正在生角的鹿,在他的心脏壁上来回磨蹭。

他皱着眉头开门,却发现屋子里一片敞亮,他停在门口,看见有人开了窗户,风吹起了白色的薄纱窗帘。

似曾相识又难以回忆,记忆像是读条失败,他捏了捏手里的钥匙。

“你回来啦?”一个人从窗帘后探出头来,光在他背后,给他镶了圣洁的毛边,空气里还是清新的温凉,热度似乎什么都没有影响。

周泽楷嗯了一声,喻文州弯着嘴角笑出来,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薄纱扬起,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喻文州的微笑被藏在后面,他一边咦了一声,一边伸手按下扬起的窗帘,对周泽楷露出了开心的,略带调皮的笑容。

周泽楷一震,却想起一片白色里面的那个落寞的,单薄的笑容。

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他还需要更多的贝壳。













*
一个这么大的,圆满喜欢的梦境(楷楷不就是喜欢吗文州给你!
梦境里面超级多的点可以猜剧情的哦!猜中也有奖!(别信嘻嘻
…港真猜猜看嘛,就当是打发时间嘻嘻(笑屁
超级卡文诶——
这个锅我丢了我就跑( ˘•㉨•˘ )


评论(1)
热度(45)
  1. 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更了,万万妹想到,爱鸟之情溢于言表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