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5)

说丢真的丢!啊!无耻!不要脸![。]

Valkyrie:

警匪paro
周警×喻匪
和@贪得 的联文——

————————————

5.

在车上方明华帮周泽楷重新处理了伤口,反复确定黄少天刀刃上没有沾不该有的东西后方明华长舒了一口气,接着细致地帮他包扎好。

“黄少天实力怎么样?”江波涛一边甩着方向盘在海边公路上一路飞驰一边问,车上除了他们三个外,杜明在副驾驶擦着枪,吴启骑着摩托车和开跑车隐藏身份的吕泊远走了大道。

“很强。”周泽楷活动了一下手臂,从杜明手里接过两只新的格洛克插进枪套,又拿起一把大狙调整着,“胜算两开。”

“那和我预测的差不多。”江波涛沉吟了一下,又抬头问方明华,“方哥你觉得呢?”

“我没有看到黄少天的剑。他被称之为剑圣的话,那他的杀器应该是一把剑,但是他今天用的是不算长的刀。”方明华口气严肃,“他还有保留。”

“要命。”杜明翻了个白眼,一声卧槽。

“小周没来得及拉开距离,也算是留有余地。”江波涛猛地一甩方向盘,把车停在一栋海边别墅前面,“我们进去等吴启他们到了一起再商量吧。”

海边别墅是轮回的据点,从不对外公开,外人看来只是普通的住宅,也是政府给予轮回的特权。别墅地下有三层,第一层是掩人耳目的娱乐室,下两层都是藏匿军火弹药和加密通讯的地方。江波涛在暗室里过了验证之后带大家一起下了最后一层,过了约莫十来分钟,吴启和吕泊远气喘吁吁地也开门进来。

“怎么样?”江波涛听到动静问。

“渣,太他妈渣了。”吕泊远一抹头发,“爷爷我都不愿意和他们玩儿。”

“速度不快,角度不刁,打架不狠。”吴启总结道,“就是一般混混。”

“真矛盾啊…”江波涛把地图按在手下,眉头紧锁,“现在频道也黑不进去了,这可怎么办。”

“没事。”周泽楷拍了拍他的手臂。

“哎卧槽周队你受伤了?”吕泊远不可思议地看着周泽楷手上的绷带,“这怎么可能啊…”

“我们碰上了黄少天。”方明华说,“很厉害,训练有素。”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眼睛在昏暗的地下室里面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瞳孔里面似乎藏着火焰,闪烁间,都燃烧着野兽一般呲牙的凶狠。

“训练有素的话不如让技术部查查以往的特种兵名单吧,有没有亚裔的,阵亡或是失踪的。”吴启想了想说。

“这个可得黑军部的网。”江波涛摇了摇头,“我们权限不够。”

“不过可以试试。”江波涛抬头眨了眨眼睛,俏皮地说。

“哈哈哈那就黑吧。”吕泊远一拍江波涛的肩膀。

“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以后不论谁,单独碰上黄少天,都得撤。”江波涛正色沉声说,“今晚到这儿,要回家的可以回家,不回家的楼上自己房间睡觉。”

他顿了顿,又说:“别串门了,待会我查房。”

周泽楷站起身,小小地伸了个懒腰:“二十四个小时以后在这里集合。”

“Yes,sir!”


周泽楷选择了回家,他不想待在别墅里然后彻夜无眠。吴启杜明太能折腾,就算是江波涛也管不了他们,能祈祷自己的瞌睡不被吵醒就万事大吉,哪还能祈求多的。

他到家时已经是清晨,开门时下意识回头去看喻文州家的方向,好像他自己已经默认了开门就会相遇的相处模式。他颇为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推门进去。

家里和他匆忙出门时一模一样,只是比之前更亮堂了些,周泽楷几步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被暖橙色的朝阳照花了眼睛。

是早上了,几个小时前的事情仿佛过去好几天,和此时此刻的平和相比显得又遥远又不可思议。周泽楷眯了眯眼睛。

他打了个哈欠,转身扑进了卧室,心里刚哀叹混乱的生物钟即将乱上加乱,下一秒困倦的潮水就吞噬了他。

他走进一片黑暗里。

他走了两步,视野突然开阔起来,周围本来像是屏障一样的黑暗都向两边退开,他面前是一片空旷又寂寥的黑暗旷野。周泽楷往前走了一大段路,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T恤,一条破旧的长裤,裤管扎在蒙灰的皮靴里。他往背后一摸,摸到大狙冷硬的枪管。

这时候他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穿着夸张的衣服配着更加浮夸的金属饰品,细铁链和亮片交相辉映,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光点。那个人手里提着一把剑,蓝莹莹的,像是星球大战里面蓝色的激光剑。

周泽楷虚着眼睛去看那由远及近的人是谁,等到那人走近了他才反应过来——是黄少天。

黄少天嘴巴一张一合快速的讲着什么,可周泽楷听不清,黄少天的声音像是在水里一样,变调且冗长,像是波纹的音化,周泽楷理解不了。

好在黄少天也放弃了说下去,提着剑冲了过来,周泽楷把背上的大狙迅速换到身前,堪堪擦着黄少天的剑躲过一劫,刀锋和金属相碰,磕出一串亮红色的火花。

黄少天的动作轻盈又优雅,力道却大的不行,周泽楷找准时机退远,用站姿开出一枪,后坐力大得惊人,瞄准镜砸在周泽楷的眉骨上。

他单眼去看黄少天,却发现一切都像是慢动作一样,子弹缓慢地飞出去,黄少天更慢地迎上来,他抬起手里的剑,迎上那颗子弹,用蓝色的刀锋精准地将子弹一分为二。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这时候一切又变回了应有的速度,黄少天几乎是一个残影般移动到了周泽楷面前,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他就感觉胸口一凉。

周泽楷低头,发现黄少天的长剑从自己的胸口穿过。

黄少天对他眨了眨眼睛,哈哈一笑,化作烟尘现实了,只留下空气里面金属的生味儿。

周泽楷一下子跪倒在地,胸口的破洞往外汩汩地流着血,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失温,灵魂正在从他的躯壳里面剥离,五感骤然灵敏又骤然失效,仿佛被人蒙住了眼睛,堵上了耳朵。

他与世界的联系终将被割裂,他孤立无援。


等周泽楷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下午,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确认那个湿漉漉的孔并不存在后拍了拍脑门儿,起床去冲了个澡后才发现手上的绷带被打湿了。他懊恼地去翻药箱,自己简单地处理之后心想又要被方明华念叨一个下午。

他套上新的上衣,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湿着头发就去开,然后看到一脸无奈的喻文州站在自家门口叹气。

“?”周泽楷歪了歪头。

“我钥匙丢啦。”喻文州摊了摊手,“今晚我能暂住一下吗?”

“开锁?”周泽楷提议道。

“我去问啦,找别人开锁要出示我是业主的证明——我才搬过来两天,衣服还没拿出来完呢。”喻文州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再说了,不是你说最近不安全的吗?万一我进去了,晚上坏人拿着我的钥匙进了我的家怎么办?”

有道理。周泽楷想,然后让开了进门的通道。

本来愁眉苦脸的喻文州一下子笑了,笑容配合夕阳耀眼得要命,周泽楷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发梢藏起无端红起来的耳朵尖。喻文州进门后直接杀进厨房,开了冰箱门好好研究一番之后拍了拍手,转身对周泽楷说:“你的伙食我包啦。”

“诶?”周泽楷一愣,然后上前拽住喻文州的手臂,“你要住多久?”

“三四天吧?得等房东和物业给我开证明让我能顺利换锁啊。”喻文州想了想说,“小周不愿意吗?…太麻烦的话我还是去住快捷酒店好了。”

“没有。”周泽楷摇头,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小声地开口,“我晚上会加班,会不会吵你?”

“没问题啦。”喻文州眼睛眯成一条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晚上也工作到很晚的。”

“那好。”周泽楷点了点头。

喻文州对他一笑,按开了厨房的灯。


喻文州手艺不错,在单身男性中显得尤其出色,周泽楷吃得挺开心,像只大型犬一样,头顶都快开出小红花。

“有那么好吃吗?…”喻文州咬着筷子尖,颇为怀疑地问,自己尝一口,味道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你不用这么顾及我的感受啦。”

“没有。”周泽楷连忙回答,你简直不懂轮回的饭菜是什么鬼,求江波涛不要再进厨房,周泽楷在内心面无表情,表面上却真诚得要命,“好吃的。”

周泽楷本来就生得好看,高眉骨深眼窝,鼻梁挺直鼻尖瘦削,脸型偏瘦却不单薄,颧骨高却不突兀,脸颊不多赘肉,上唇偏薄下唇略饱满,是最适合接吻的形状——这样的一张脸,配着周泽楷认真的眼神,饶是喻文州也不得不信。喻文州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谢啦,就端起自己的碗和周泽楷开始了一场分菜的割据大战。

吃完之后周泽楷自动请缨洗碗,喻文州一边收碗一边说一起吧。

最后他们俩一起站在洗碗池边上,周泽楷面前堆着一大堆积年累月没来得及洗,被喻文州找出来勒令一次洗完的盘子泡泡堆得老高,就快淹没他的上臂。

喻文州把周泽楷洗完了的碗接过来冲洗泡沫,仔仔细细慢条斯理,周泽楷时不时就转过头去看喻文州专注的侧脸,像是看什么珍宝品什么名画一样认真仔细。

这个人。周泽楷在心里说,好看的。

这时候喻文州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他,然后就笑起来,周泽楷莫名其妙,耳朵红了一片。

喻文州抬起因为泡水而冰冷的手,帮周泽楷擦掉沾在脸上的泡沫,给他脸上留下一条带着凉意的水痕。

这凉意像是扎了根,一点一点刺破他的表皮他的肌肉从他骨头缝儿钻进他的脑子里,把他主管理智的那块脑花砸了个粉碎。

他眼前一花,身体自己动起来,等到他视线重新聚焦,他发现自己把喻文州拦在了自己和齐腰的橱柜中间。喻文州看上去惊讶极了,还没反应过来,嘴巴轻微张着,眼睛瞪得挺圆。

有点可爱。周泽楷想,然后他吻了上去。

喻文州闭上了眼睛,手臂揽上周泽楷的脖子。




*
锅我丢给寒寒啦哈哈哈哈哈(凑流氓
寒寒的肉好吃的!!真的!!!!

文州生日快乐啊!啾啾啾!!床上等我!!!
(鸟已经躺平了

我也是发了生贺的鸟了哈哈哈(安心睡了


评论
热度(7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