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3)

够了够了wuli天天带我玩儿!爱鸟

Valkyrie:

警匪paro
周警×喻匪
和@贪得 的联文——

————————————

3.

周泽楷蹭完饭回去之后,开了电脑开始重复阅读那伙人的资料。他们有且只有一次透露过自己组织的名字,在一段酒吧的监控视频里面,那次应该是捣蛋结束,一个青年把摄像头从墙角拉下来,以仰视的角度拍着自己。

录像里面的青年面目模糊不清,一头棕黄色的毛在酒吧杂乱得像是混的鸡尾酒一样的灯光里面染上好几种环境色,他肩膀上似乎扛着一把长剑,带着节奏地在肩膀上一敲一敲。因为背光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也能感受到青年脸上的飞扬跋扈。

“我们的名字叫做蓝雨,蓝——雨——”青年拖着口气,从嘴里吹出一个口香糖的气泡,“我知道你们看我们不顺眼,但是那又怎么样啊?”青年顿了顿,在继续开口前,一只手从他身后搭上了他的肩膀,青年回过头看了一眼,嘿嘿一笑,手上的长剑一旋,插进了摄像头里。

之后的画面就是一片雪花,周泽楷在拉了窗帘的房间里面揉了揉挺直的鼻梁,他关了视频,开了另外一个文档。

那是个表格文档,里面个人信息类目齐整,但是真正填过的却只有那么一两样。

没有照片没有姓名,有的只是在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的抓捕行动中截获的毫无用处的蛛丝马迹。

蓝雨的头像狐狸一样,躲在暗处靠他们人仰马翻鸡飞狗跳,自己露出老谋深算的笑容。

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

是时候休息一下了,他推了键盘,留下屏幕自己发着蓝灰色的光。周泽楷起身,进了卧室打算补一个好觉。

没有做梦,他仿佛在黑夜中迷失了自己,一路漫漫,又黑又长,他自己走着孤独的路,身后拖着长长的,白色的影子,旅程仿佛永无止境,他仿佛在寻找什么一样孤独旅行。

半夜的时候他又被电话吵醒,江波涛的名字一如既往地闪烁,他接起电话,江波涛似乎骑在摩托上赶路,风声喧嚣张扬。

“小周。”江波涛的声音难得的低沉,周泽楷嗯了一声翻身起床,飞速套上衣物,对面的江波涛深呼吸,“六号码头后面的酒吧街,有一家叫做‘Say Hi’的酒吧,技术部截获他们的信息,今晚会有动作。”

“好。”周泽楷翻出衣柜夹层里面的枪套, 两把格洛克在黑暗的屋子里面发着寒光,“我和吴启进去。”

“吴启?…”江波涛愣了一下,一般这种任务都是他和周泽楷搭档,周泽楷突然说要和吴启进去,让他愣了愣。

“你得指挥。”周泽楷利落地穿好装备,外面套上简便的便装外套,“万一要突围。”

“啊明白。”江波涛在电话那边轻笑出来,相比孙翔一类的暴力突击型队员,时不时躲在暗处放冷枪的吴启更适合潜伏,“通讯器我们用入耳的款式,频道我们见面说。”

“行。”周泽楷登上短靴,“一路平安。”

“你才是。”

他挂了电话深呼吸,开门出去又碰到刚回家的喻文州。

像是个循环重放一样,他开门总是能看见喻文州,那个人也小小的吃惊,然后对着周泽楷露出好看温柔的笑容。

“加班吗,小周?”喻文州开口问道,在得到周泽楷点头的回答之后露出无奈的表情,“现在的公司真是的。”

“你也是。”周泽楷按了电梯,回道。

“对啊。”喻文州关上门之前轻笑出声,“我也是加班到现在的啊。”


周泽楷的家离六号码头不远,他骑了摩托车就赶了过去,他到六号码头外面的时候,好几个人都靠在方明华的车上,吴启蹲在地上,穿着防弹背心,怀里抱着支大狙,江波涛在汽车前盖上铺了地形图纸,正在跟孙翔几个人讲什么,方明华看见他来了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点了点头,从吴启手里把大狙抽走:“用不着。”

“周队。”吴启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我得保证方哥的安全。”

“什么?”周泽楷一愣。

这时候方明华从车上下来,衬衫里面似乎已经穿了防弹背心,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你也知道的,蓝雨贩/毒,进酒吧不可能什么都不沾,你和吴启在这方面又是白纸,我不能就这么放你们两个人进去。”

“可是…”周泽楷眉头一皱,方明华微笑着抬手阻止他说下去:“我在自保方面有信心,形式不对我就会撤。”他顿了顿,又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而且你不是也和我一起吗,我相信你。”

周泽楷的手捏紧又松开,最后叹了口气,点了头。

江波涛把通讯器拿过来看着周泽楷和方明华戴上,又插了把很薄的匕首在方明华的靴筒里面:“你们小心。”

他把电脑拿过来给周泽楷和方明华看,屏幕上面的图片像素不算清晰,但是也能看出经过了处理,图片上的人影身材瘦长,一脸踏着一人的喉咙,一手自然下垂,另外一只手高举着一把长剑:“你们要是碰到这个人就撤——他在蓝雨代号妖刀,道上的人都叫他剑圣,就算是小周被近身,胜负也很难说。方哥你记着,如果这个人出现,提着兵器和你们搭话,不要管其他的,发信号就跑,懂了吗?”

“知道。”方明华嗯了几声,又转向周泽楷,“这次不管是什么你都得让我先来,你要是在里面染上什么,轮回会很难办。”

“方哥你说你一结了婚的人,”杜明突然出声,“掺合什么。”

方明华笑了一下,伸出手:“为了轮回。”



进了Say Hi之后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女人尖利高亢的笑声和重金属的低音咚咚混在一起,周泽楷进去就皱起了眉头,方明华盯着地上五颜六色的射灯的光,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他们走了两步,就有衣着暴露的服务生上前,贴着方明华的耳边问他是否预订,方明华摇了摇头,说我们逛逛。

女服务生点了点头,弯腰露出事业线,退到一边的阴影里。

“还好我老婆不知道我在哪儿出任务,否则非掐死我不可。”方明华轻笑一声,周泽楷弯起嘴角。

他们俩在靠边的吧台坐下,调酒师先给了他们一人一杯伏特加,方明华拿起一杯闻了闻,狠下心抿了一口才拿给周泽楷。周泽楷颇为担心地看了他一眼,方明华摆摆手。

“他们动作都是大动作,不仅吸引注意,更是为了破坏秩序。”方明华说,“而且暗中会完成不少勾当。”

“嗯。”周泽楷答应一声,突然感觉芒刺在背,他整个人一震,像是最敏锐的兽一样回过头去。

不远处坐着两三个人,在对面的吧台上坐着,中间那个双脚蹬在吧台椅子上,手自然下垂,手指在木质的椅子腿上敲击着,他对着周泽楷灿烂一下,跳下椅子走了过来。

方明华在注意到那人靠近后悄悄给了江波涛待命的讯号,周泽楷挪了挪放在吧台上的手臂,保持着一个更容易拔枪的姿势。

那人甩着长腿,双手空着插在兜里,一摇一晃地走过来。

“你好啊。”那人走到周泽楷面前,对他弯起嘴角,“小哥这么帅,可是却很面生啊。怎么,新来的啊,要我带你玩吗?”

“你谁?”周泽楷喉咙紧了紧,周围在那人走过来时就安静了下来,重金属也小声了下去,像是偃旗息鼓一样。

“我啊?”那人的眼珠子在他和方明华之间一转,“看来你们俩真是新来的。”

他把拇指伸出来一指自己:“我是蓝雨的妖刀,别人都叫我剑圣。”

“怎么样,够带你们玩了吗?”






*
这个黄少妖的——
我一直觉得明华哥是成熟男人的代表(并不仅仅因为他结了婚),而是一种,感觉(闭嘴
文州藏的很好呢,小周也是

这是一个求了HE也没办法HE的警匪( ˘•㉨•˘ )


评论(2)
热度(5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