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2)

•和@Valkyrie 联文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故事,我已经没救了,代嘎不可以嫌弃我


    “嗯,搬过来了,”喻文州用肩膀夹着手机对那头的人笑,手里拎着一只从搬家公司打包好的箱子里抽出来的邮包,“怎么样啊……户型很好,地段也很好,还能看见夕阳。”电话那头的人很显然对这种开放式的回复不满意,但又奈何不得,只能在电话里嘟嘟囔囔抱怨个不停。喻文州被那委屈的态度逗得直笑,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被胶带严严实实裹了数层的包裹被顺利打开,露出内里东西的一角。

    “好了,别闹。这边的事情暂时不需要太大的动作,我能应付过来。”

    喻文州眯起眼放下手里的东西,抓住手机讲起话来,笑音温软,眼底却是一派冷定。那人很显然不认同这样的决定,又是好一通叨叨,不必多想也知道是不死心。而喻文州却是不打算再给他叨叨的余裕,干脆利落的抢了一句:“我有分寸。”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显然是知道这一句话从喻文州口中说出来的份量,只能妥协,“你一个人要小心,调查已经展开了。”

    “好。”

    电话挂断,只剩下单调而呆板的忙音。

   

    一只果子,果核都烂掉了,纵使外表再光鲜又如何,没有人会对这种东西产生什么好感。

    ——他自然也不例外。

    邮包拆开里面是个精巧可爱的娃娃,喻文州动作流畅自然的将娃娃的后面拆开,露出一张小小的记忆卡。没有取出那张记忆卡,他仅是微微翘起嘴角,将被肢解的娃娃又重新组装好,起身放在墙边的书架上。

    ——那个最核心的、腐烂的地方,就在他的手里。

    以暴制暴他未见得有多喜欢,自己做的勾当又是怎样他也清楚明白。比起那些故事里为了这个社会能够美好下去而成为廉官侠盗的人……他远未够班。只不过那些人都已经永垂不朽,而他只是一个庸人而已。

    ——又或者说,他只愿意当一个庸人而已。

   

    周泽楷一忙就是到了又一天的早上,他把那份少得可怜的资料读了无数遍,满脑子盘旋回绕着的都是那些字。又是不幸撞上了孙翔的脑洞大开时间,听着孙翔或眉飞色舞或得意洋洋的讲出自己的推测(胡扯),其间还混有对他想法的询问,简直让人头疼的可以。他真的觉得自己有把孙翔叉出去的冲动。

    只不过他也只能是想想了。周泽楷一脸忧虑的支着颌,俊脸上大写的忧国忧民。江波涛抬头一看就喷笑出声:“小周前天晚上没有睡好?”

    “嗯。”低头,忧国忧民如故,心里想着夭寿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前半夜做了个不得了的噩梦,醒来听见有人砸墙,出去看完回来睡回笼觉还倒在了沙发上。往日里一周更当一天熬的精神头他实在是没有,肌肉现在还在酸痛,仿佛叫嚣着要罢工。

    江波涛看着自家队长满脸恹恹,实在是没有什么工作的热情。而旁边的孙翔还在那儿兴高采烈的推测着各种不靠谱的可能性,强行对外输出洗脑攻击;杜明满脸谜之笑容在给不知道谁发短信…………真是干什么的都有,就可惜了没有人愿意搭理手头的新任务。

    一个个工作热情高度缺乏,任他再是队里的粘合剂万金油也无能为力,倒不如放大家回家休息休息。想到这里江波涛偏头看看周泽楷,周泽楷似窥知他的目的了一样抬头,眼睛亮闪闪的。

    “嗯,解散。”周泽楷说完话就想起身开溜,又觉得这样终归不妥当,“明天集合。”

    “哎哎哎周泽楷你等等!我刚刚的那个想法你听了吗!”

    不听,我不听,我不想听。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步子走得更快了。

   

    刚一出去便长舒了一口气。S市的好天气比较矜贵,平常日子里见不到。恰就是今天撞了大运,天幕显露于人前,白云袅袅娜娜地饰在上面,灵气得很。周泽楷愣愣地盯了一会儿天,心里琢磨着要去哪里吃个小炒——天气这么好,他实在不想回去委屈自己泡杯面。

    打量了一圈儿总局门口的饭馆,又是少不了郁闷。这些饭馆谈不上有多人神共愤,却也是有够难吃的,只有他们这些急着出任务的警察才会去将就。周泽楷将就的次数太多,这一回他不急着赶任务,压根就不想要将就。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先回家比较好……很是无奈的挤上了地铁,枪王小小声地叹了口气:在S市这么长时间,他能知道有多少地方流动着不法交易,却不知道哪里会有一家好吃的馆子。

    ………………

    “诶……小周?”喻文州提着外卖回来,看见自己的新邻居对着门框深思,不由得叫出了声。周泽楷扭头寻找发声的源头,却是被袋子里的饭香吸引,眼睛都亮了起来。喻文州拍拍他,自己取出钥匙开门:“没有吃饭?要不要一起吃?”

    周泽楷迟疑了,但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外卖的包装袋,心里考量着两个人的亲疏关系是否抵得起这一顿饭。

    “就当是入住前的打点关系好了。”喻文州勾勾唇笑了笑,眉眼弯出漂亮的弧度,“小周肯不肯赏脸呀?”

    周泽楷快饿得昏古七了,肠胃饿死鬼一样的发出哀嚎。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可怜,与他的表情一搭,谁都不能忍心饿着他。喻文州当然也没有这么丧心病狂。

    “……好。”他向自己生存的本能屈服,跟着眉眼弯弯的新邻居进了屋子,目标是蹭饭。

   

    当然这么说实在是太难听了。

   

    屋子里很是干净利落,家具摆放的风格也很别致。除了堆在一边的几个集装箱破坏了美感,总的来说这个内部装修周泽楷可以给它满分。喻文州看他扫了集装箱两眼,也不甚在意,只将手里的饭盒取出打开,一个一个摆好在饭桌上。

    “搬家公司只负责搬过来,不负责拆的。”摊摊手招呼人过去吃饭,一次性筷子也被分好在两边,“所以还得自己动手。”

    周泽楷捏着筷子眨眨眼,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话说出口:“我帮你?”说完就开始后悔,自己这一点点休息时间还不够他自己承诺的孤勇,真是被一顿饭吃得晕头昏脑的。

    喻文州倒是对周泽楷的帮忙一说很从容,摇摇头就婉拒了。这头的周泽楷连忙松了一口气,也没多坚持,倒是赶快挟了一筷子菜到碗里。

    这个新邻居还真算得上是意外,无论是要提议帮忙还是说见面时的谨慎提醒,都表现出这是一位很难得的好邻居。喻文州笑吟吟地望向周泽楷,那人正忙着吐骨头,眉毛有些严肃地皱着。

    况且,颜值也很高。

   

    吃完饭,喻文州一边把饭盒摞起来准备去扔,一边没忘小小的打趣一下周泽楷。眉目间含着半分捉狭的狡猾,像极了一只狐狸:“要是食色也可以吃饱的话,这顿饭我可就占了大便宜了。”说完还抽手替周泽楷压了压头顶翘起来的一撮头发。

    很显然周泽楷对于这种夸赞就有点手足无措,过了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口:“不会。”

    ——然后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也好看。”




评论(6)
热度(6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