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周喻]隔夜(01)

这个人手速太快,妹想到

Valkyrie:

警匪paro
周警×喻匪
一个你猜是BE还是HE的联文
下一章看她 @五大寒冷一个对策

————————————

1.

那天晚上周泽楷回家冲了个澡就开始爆睡,连续三天没合眼实在让人吃不消,纵使他工作起来不要命,也经不起瞌睡撩人的亲吻逗弄。他回家时已经是凌晨,小区里面只剩下零星的几户还亮着灯,他把车开进小区时差点擦挂到旁边的花台。他甩了甩脑袋,周围的楼都淹没在黑暗里面,亮灯的那几户像是冰冷黑雾里面苦苦支撑等待救援的孤岛,发着各自的,冷的暖的光。

周泽楷又甩了甩脑袋,心里抱怨了几声拖着他的小组开无聊大会的上司们。

他家住十一层,电梯门一开就是黑洞洞的走廊,电梯厢里面的冷光漫出来,像是泛光的的冷水,悄无声息地凉了温度。周泽楷在夏夜里面感到冷,风从电梯厢顶部的通风口窜进来,吹凉了他脖子后面的一层薄汗。

他满不在乎地踏出去,走廊灯一下子亮了,暖光搅和进冷光里面,像是被踏碎的湖面,惊起一串听不见的碎裂声。

周泽楷几步挪到自己房门门口,身侧是落地的玻璃景观窗户,又亮又凉的月光拉长了他的影子,地面上的那个空洞的黑暗的周泽楷,像是要融进黑暗一样寡淡。他开了门走进去,机械地冲了个澡,头发也没擦就直接倒在了床上,前一秒还在考虑过一段时间的抓捕行动,后一秒就沉了无边无际的,黑暗的海底。

他吐出发光的气泡,最后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自己走在平静的灰色街道里,周围的空气里面满是灰尘的味道,有些呛鼻。周泽楷在风的下风口,鼻尖捕捉到一丝硝烟的味道。街道的尽头有一座钟楼,四方尖角的那种,大圆的钟面灰扑扑的,指针是巴洛克式的金属黑针。偌大的钟面上却没有数字,也没有时刻,秒针滴溜溜地往回跑,分针乖顺地走着逆时针,时针却反向而行。

周泽楷站在离钟楼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虚眯着眼睛,认真且专注地盯着奇怪的钟,他噫了一声,歪了歪脑袋。

那个钟像是昭告着什么,表层的东西违背常理,事情的最后却合情合理,什么东西都按照着应该有的规律发展,先知早就预言,万物都有规律,一切有着自己的轨迹。

周泽楷往前走了一步,地面却突然摇晃起来,像是地震一样。这时候钟楼当当当地响了起来,震得周泽楷胸腔里面一阵共振,心脏像是被攥住,捏得死紧。他抬头,看见钟楼的指针合拢在一起。周泽楷站不稳,稍微矮了矮重心,这时候他听到有人大声地喊了什么,像是他的名字,又像是没有意义的发泄。

他正茫然着,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这样一个莫名的地方,也不知道怎样离开,他站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孤立无援。

这时候他被一团黑暗笼罩,空气变成实质,像个巨大的玻璃罩子盖下来,难以呼吸。他在一片烟尘腾腾里面努力睁开眼睛,然后看到钟楼从中间断开,砖瓦碎片像是雨点一样落下来,在地上砸出或清脆或沉闷的声音。

他半跪在剧烈摇晃的地面上,脚下的石板路碎的不成样子,渣子硌得膝盖疼。

周泽楷没动,他仰着头,注视着倒塌的钟楼,没有躲也没有作出反应。

他半跪在原地,直到被从天而至的巨大碎片砸倒在最后一层下面。

下一秒周泽楷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他顺手摸了摸头发,还没干。周围是还黑暗着的房间,他揉了揉太阳穴,这时一阵尖利的声音传出来,往他的太阳穴狠狠地钉了一颗带着倒刺的钉子。

他翻身下床,几步赶到大门口,猛地开门,像是要给在外面制造噪音的人一个警告。

门一开,他唰得抬头,正巧看到似乎是新来的邻居正在搬东西。对方年纪似乎跟他差不多,穿着长袖的白色衬衫,为了搬箱子把袖子挽了上去,白色的褶皱之间藏着青灰色的阴影。

对方听到他开门的巨大动静转头过来,似乎是因为不好意思而笑了,眉眼弯弯的,嘴巴弧度流畅又温柔。那人的眼睛里面像是藏着什么,最表层的湖面泛着安静的光。

“抱歉,打扰到你了吗?”那人歪了歪头,露出更加不好意思的表情,他顺手把手里面的箱子放到自家的门厅,然后回身出来走近周泽楷,“我是喻文州,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以后还要多多指教啊。”

周泽楷一愣,面前这个人说话妥帖行事舒服,他难看的表情和心情被面前的人的笑容驱散了,像是梦境里面的黑雾一下子被光刺破。

他也挺不好意思地对喻文州笑了一下,问喻文州:“要帮忙吗?”

喻文州似乎是有点惊讶,下一秒露出意味深长又温柔体恤的表情。

“谢啦。”喻文州说完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但是不用了,你看上去很累。我会小声一点的。”

周泽楷点点头,退了一步关上门,最后的光越来越窄,喻文州站在门外对他温柔地笑,那个笑容被黑暗垂直切割,只能窥探到其中一二。

周泽楷恰巧对上那只眼睛,像是鹿一样的,又黑又润的眼神。湿漉漉的,却又带着森林的凉意。

最后锁发出咔哒一声,周泽楷的眼前只剩下或深或浅的黑色。他原本以为自己因为喻文州的出现而脑子变得清醒,谁知道走了两步之后头就开始发昏。下一秒,他把自己砸进客厅的沙发软垫里,闭上了眼睛,仿佛再也不会睁开。

第二天傍晚周泽楷才从沙发里爬出来,他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瞥了一眼外面的夕阳。这时候他的手机发出尖利的声音,他摸了摸口袋却没找到那个硬质的方块儿,他站起身顶着一头乱发,回身在一堆垫子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江波涛的名字在屏幕上亮着,他在心里哀嚎一声,接起电话,声音却还是冷静沙哑又克制:“喂?”

“小周啊起了吗?”对面的江波涛似乎还在办公室坚守,轮回行动组的正副组长怎么也得在一个,才能时时刻刻守着轮回一帮子精力过剩完全不怕熬夜的精英们,“起了就来换我吧孙翔太能折腾了,一晚上能想八个行动计划——然并卵。”

周泽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他听到孙翔在对面的怒吼声,伴随着吴启和杜明的笑声。

“好。”周泽楷说,“就来。”

“行行行。”江波涛又打了个哈欠,“这待命法真不是人能受的。”

“是。”周泽楷答应一声,听到对面一声轻笑之后挂了电话。

他换了衣服整理了仪容出门,刚好碰到隔壁的喻文州拎着垃圾袋出来,看到他一愣,接着抬手和他打招呼。

“上班吗?”喻文州问,“昨天还没来得及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周泽楷。”周泽楷礼貌地回了一个微笑,警署的脸上过不少节目和杂志,是普法教育的一大利器。

“哦,小周。你去忙吧不耽误你了。”喻文州把垃圾放在门口退了回去,留了个上半身在门外和周泽楷说话,“拜拜啦。”

“嗯。”周泽楷走了两步,没听到背后关门的声音,就回过头去看,喻文州碰到他的目光歪了歪头,似乎是在等他说话,“晚上不安全,别出来了。”

“好的。”喻文州点点头,眯着眼睛送去灿烂温和的笑容,轻轻地关上了门。

周泽楷按了电梯,看着数字一点一点往下降,垂了目光。

最近一帮来路不明的人搅了S市的清静,黑网鸣枪砸酒吧,顺带卖点违禁品,要说多嚣张也没多嚣张,只是黑了市长的电脑拷贝了他的财产收支记录——那伙人逮着这一个小小的文件在暗中笑得不行,上头下了命令,要轮回的人碾压了这伙看不懂脸色的“外来户”。

“真没意思。”开完会孙翔抱着后脑在周泽楷耳边嘀咕,“这干得不是好事吗?”

“要死。”吴启一巴掌拍在孙翔后脑,“这他妈还在总局,说话小声点。”

“我们拿着说是纳税人实则是市长的钱,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江波涛手里翻着文件,和蔼地笑着,“这几年S市烂的挺厉害,小孙调过来也挺倒霉的。”

“会结束的。”周泽楷突然说,“太阳会升起。”

“都是隔夜事。”








*
小菊花唠嗑时间到了!
端着狙击枪的周一定是帅的!wuli楷楷最帅!!
周泽楷一定要有一枪爆别人头的画面!高贵冷艳的那种!
戴着耳机黑着政/府的文州也是帅的!
wuli州州一定要有一边给周泽楷打电话一边拿手势指示黄少销赃杀人的画面!又温柔又黑心那种!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HE呢,还是BE呢?(滚蛋

评论(8)
热度(1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