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叶喻]走马#上

•旧文风复健,致他们这一场好风光
•大概是病入膏肓,不适请遁走


    01.

    叶修指尖夹着一颗烟,随着光影明灭看着屏幕上的歌词,表情模糊成一片,直到烟烧到手才仿佛惊醒。而那人捏着话筒,不曾偏斜一眼来目睹他难得一见的狼狈场面。

    或许只是错过,或许又是看透太多。

    屏幕上歌词滚动,看似轻巧而又无意,实则早已揭示什么结局。

    “还没有开始,才没有终止,难忘未必永志”

    “言尽最好于此,留下什么意思,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

    “从没有相恋,才没法依恋,无事值得抱怨,从没有心愿,才没法许愿,无谓望到永远”

   

    他突然觉得好笑,又觉得活该如此,笑得身子抖了一下,烟灰撒了满身。喻文州听见他笑,转头看他一眼,逆着屏幕的光,眉目漂亮而不真实,仿佛一口气就能吹散。

    “叶修?”

    “抽烟呛到了,”他抬手晃晃手里的烟,“没想到,觉得还真够可以的。”

    “是该想不到。”喻文州也笑,故意略过一身烟灰不看,眉眼弯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呛得狠吗?”

    “文州你这是乱闹,哥是什么人,哪能啊。”

   

    ——其实到底呛没呛到,叶修不必说,喻文州也心知肚明。但又何必点出来呢,毕竟点到为止,毕竟未曾彼此交付,即便没有人更能像他们这般相知。

    ——说得多好,不用沦为伴侣,别寻事惹非。

   

    02.

    他们的相遇于时间轴来说过早,于彼此来说委实太晚。

   

    第二赛季的总决赛,叶修又是掐准了时间溜到选手通道里。里面没人,自然也就没有人去责怪他抽一支烟。他刚点起烟来,看到通道外面有人伸了个头进来看,带着点新鲜和好奇的意味。那时候联盟发展自是比不上现在,比赛开始前选手通道里黑漆漆一片,别说看看通道样貌,站在外面看过去连里面有没有人都看不清。

    不过这回例外,叶修在抽烟。橙红色的烟星在漆黑的通道里一明一灭,平添几分诡异莫测。叶修也就起了一点玩闹的心思,压着嗓子低低地笑了一声说,小家伙喜欢打荣耀吗?

    门口的人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才传过来一句回答,喜欢。叶修这回是真的被逗的笑出来,笑之余还不忘忽悠完这一波,说那就好好玩,我在天上看着你啊。

    “我是谁?我当然是荣耀之神啊。”

    他笑着说了这一句话,伸手摘了唇边的烟,掐灭。

    ——那个时候的叶修还少不了几分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就算天生一副惫懒皮囊,也掩不去几分他的光芒灼灼。

   

    经过这一番自我吹擂后再去比赛,仿佛添了个状态更佳的Buff。画面中一叶之秋单矛只身挑破繁花血景后转身站定,衣袂烈烈,好一个斗神,真叫人心头热血尽数沸腾。

    不过再怎么热血澎湃意气风发这都是闲的,姑且不论他叶修有没有这情绪,就算是有,他还是逃起记者围堵来脚速如飞。

    或许有点原因,也或许是什么作祟。

   

    这事儿后来他忘得彻底,完全不记得自己当年是以怎样清奇无耻的方式,骗取了一个少年的全副投入;他也不知道他这一个玩笑,引出多少的未来难测。

    直到有一天喻文州玩笑般得说起,我见过荣耀之神啊。叶修才久违的愣了一愣,颇有几分心虚的想起点羞耻的往事,声音里多了些飘渺:“哦,什么时候?”

    “第二赛季。也亏得是荣耀之神显灵,不然哪里给你给二冠的好运加持?”喻文州偏头,似笑非笑的看他。叶修心说哥还拿三冠呢,关那些神神鬼鬼的什么事。等到想完才反应过来那个神神鬼鬼的就是他自己,当年脑抽的一个恶作剧居然有人信,简直可怕到不能想象。叶修想着斜眼一扫喻文州,他是真没想过能这么寸,赶上个人竟是尚未出道的喻文州,更是万万没想到喻文州能信了这一出荒诞玩意儿,何其可怕可惧,可忧可虑。

   

    那是叶修记忆里个根本不算初遇的初遇。喻文州从头到尾全然不知,还当真以为荣耀显灵;而他叶修先前浑然不觉,知道之后心里还琢磨着想呛他一句,然而终究作罢。

   

    你说说喻文州这么一个大好心脏,怎么能鬼迷心窍的信了这荣耀之神,还念念不忘。

   

    叶修心想或许是那人天性作祟。纵然心脏手辣,但泯不去天生的几分浪漫情怀,还能弯眼一笑等待奇迹天降,普渡众生。

    带了几分急切地摸出一根烟点起,辛辣的感觉穿过口腔,他和得了什么救赎一样的吐出一口气,心里头思绪纠缠不清,叫嚣着妄图释放。

    明明是个没天分的手残。他想,怎么还能有这样一身勇气;明明是个现实主义的心脏,怎么还能抱着那一点念想走到现在。

    真是要命。

   

    03.

    喻文州记忆里的初见明显就正常得多,符合实际且理所应当。

    他通过魏琛发现身处赛场一角的叶修,不,当时应该是叶秋。两个烟鬼一人嘴边叼一支烟,相互嘲讽不留半分情面。比对起魏琛略有涨红的面庞,叶秋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格外可恶,俨然阶级敌人。喻文州还没分清楚谁是谁非,那头就有个声音飘过来,说可以啊老魏,你徒弟?

    魏琛回头看一眼后呛回去,说关你屁事。然后两个人依旧嘴炮,独留一个被对视后惶惶然的喻文州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再转而换叶修立场,那人作出副遥想状,一张口就是好不要脸的倚老卖老:“你那个时候多可爱,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哪像现在这样的要命心脏。”

    “发布会上你和少天两个人,小萝卜头似的坐得笔直笔直,眼睛都遮不住的往外冒光,脸上的笑也勾得成双入对。嚯,我当时一看,好一对儿,这不是要完。”

    一讲完喻文州就没憋住笑了一声出来,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肩膀笑得一抖一抖,笑音勾了点软软糯糯的尾,像根羽毛似的搔在叶修心尖子上,痒。

    就着这点痒他搭着人的手,低头讨要了一个吻,颇为放肆。喻文州不闪不躲,放开让他吻进去,清淡而缠绵。叶修的手顺着腰线往下爬,妄图得寸进尺撩起点苗头。只可惜被喻文州过早识破,抽出手来打落他的龌龊思想:“别闹,明天还有比赛呢。”

    叶修转而换作揽他的腰,凑上去在他的齿列间吐出一句不怎么真实的叹息。

    似乎存在过,又似乎没有。

   

    04.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第五赛季的常规赛,一头栽倒迎来开门输的队不是蓝雨,倒是三冠的嘉世。比赛完了的一瞬间喻文州看着眼前屏幕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直到黄少天扑过来搂他的肩说队长队长我们赢啦!

    是啊,赢了。

    他们还在训练营里的时候叶秋就是荣耀的神,荣耀里不败的传说。现在他们将神踹下神座,他倒不觉得感觉有多好,只有些无法言喻的古怪感滋生在心底。

    有那么一个瞬间,或者说不足一个瞬间的更短的闪念间,他想知道那个人心里转过了些什么。无关他们的风月,也无关他们的一切,不成抚慰也不做表示,只是单纯的想要多知道一点。这个念头在生起后便被掐灭,他知道这没必要,叶秋也知道。

    ——所以何必不识趣的问出口,他们一开始,也没有许诺过什么忠诚,又何必坦诚。

   

    开完记者招待会,叶修站在安全通道旁边的阴影里等他,唇畔没有一支难舍难分的烟。喻文州也不惊讶,径直走过去笑笑:“等我?”

    叶修靠在门边上也笑,眉眼间尽是惫懒意味,但不颓废:“看你好看。”

    喻文州不吃他这一套虚假的恭维,但毕竟受用,一双桃花眼笑吟吟的更似满园春色尽现,漂亮得晃了人的眼:“不抽烟不难受哦?”

    叶修这一回认栽般的举起双手讨饶:“难受。所以我们出去再说?”

    ——喻文州笑了一声。

   

    05.

    他们两个出去就近找了个咖啡厅窝进里座儿,叶修看了一眼吸烟区的位置和见了上帝一样,三下两下蹭过去,心满意足的点火吸了一口烟。喻文州看得何其好笑,潦潦草草拿过单子划拉了两杯咖啡给服务生递过去,偏头看叶修掐熄了烟往回来走:“……不抽完吗。”

    叶修像模像样的坐回来,戳了戳桌子上推荐饮品的小牌:“最近戒烟。”抬眼一看喻文州满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才清清嗓子补回一句,“……沐橙整得,抽多了回去她得闻出来。”说完再一看那头喻文州的表情,免不了的四个字——我就知道。

   

    咖啡厅效率极高,不及他们开讲,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就送到眼前。其间叶修扭捏有,别扭有,捧着咖啡懵圈有;喻文州则是姿态自然,连加奶精的手法都显得行云流水,一派风情自成。当然叶修这不是迷惑敌人以达到个人目的,而是他一介宅男对于这种小资情怀感受不来,只能呆坐原地,十分不符合他自身设定。

    换作别人在叶修对面,譬如黄少天,一定会大肆嘲笑嘴炮连连,说老叶你还行不行了;再譬如韩文清,大概会泼他一脸热烫的咖啡,然后再加奶精——对,在他脸上。

    不过韩文清这个选项我们可以放弃,姑且不论韩文清会不会在去咖啡厅的路上打死叶修为民除害,就光想想韩文清铁血真男儿的形象端坐在咖啡厅里,那都是一种震慑,还加什么奶精。

   

    不过现在坐在叶修对面的不是那谁谁也不是那谁谁。喻文州只会举起各式辅料问他一句你要不要加,而他不明就里,断然拒绝。然后举起杯子豪饮,苦涩入口一如香烟余味。恰好背景音里一句“茶和咖啡同样供给刺激”响起,粤语。他半听半蒙得了八九分的意思,抬头望一眼喻文州,那人也正看他。

    ——一时间竟无言。

    两个人捧着杯子喝完彼此的咖啡,略过其中居心叵测暗自揣度无数,倒生出一点恋爱的甜蜜错觉和现世静好的错乱感来。

    喝完当然是走。喻文州早就结好了账,免得来一出国人吃饭的经典剧目徒增尴尬;而叶修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正当他要开口叫的节点上才回神。他生生把这一声给压下去,加之之前咖啡饮用过多,难免生出些恶心呕吐的情绪。偏偏叶修这时候过来勾他的手,他(大概)面色不善的看过来,嘴里伴随着声迟疑的:“……怎么了?”

    叶修也迟疑了一下,大概其间停顿数秒,才开口,语气微妙:“我……送你一下吧。”喻文州怎么可能没听出来他的犹疑,但却也没过多表示,只(状似)乖顺的应了一句,说,那好。

   

    06.

    走到离蓝雨下榻宾馆不远处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打得好,送你一程权当赞你。喻文州不肯吃他这个前辈的腔调,笑着偏头看人那张嘲讽脸,说那是不是这一程也权当叶神的心灵抚慰。叶修坦然承认,还表示文州你要不要更多安慰一下,比如……?

    喻文州施施然挡开叶修的手,说那好啊,等蓝雨夺冠。叶修假惺惺地说好好好,我去给你们拉票,给微草下药。然后画风一个转变,说你要记得,不能赖。

    那人愣了一下,才又笑起来,应了个好。大概是没想过那人竟会于此认真,还要找他讨个保质期不知道多少年的承诺。

    “等拿了冠军,来找我兑现这个,别忘了。”

    “好啊,到时候叶神不得表示一下什么?”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叶修转身想走,还冲他挥手,“别忘了赛季才开始,文州,别想得太甜了。”

    不过到了那时,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还能架得住这一句承诺来兑现。他想得从来都不甜,太甜的人可以是任何人,但从来不可能是他。能从昔日训练营的末等生到现在蓝雨战队的队长,他非但不甜,还苦得卓绝,只不过别人尝不出来。

   

    喻文州抱臂在原地看他转身离开,手在举起挥过后放下伸进衣兜,够出一盒烟。叶修点烟的动作流畅而自然,全然不似之前咖啡厅里支离破碎的假潇洒,而是自成一体的真风情。

    他看着看着就想笑自己一句魔障。这种行为对他来说实属ooc,心思古怪立场微妙,连理由都开脱不出半个。不过提到咖啡厅,他倒是又想起一桩:叶修没听明白的那首歌,他听懂了。

    ——可惜世上唯有烟,热吻足我十年。

    仿佛暗藏了个什么未知而情深的结局。

   


TBC.

评论(15)
热度(6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