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百日喻王-92】通信两则

•战乱年代设定,一封薄信寄相思
•感觉有一点ooc呀


杰希:

   

    见信安。

    在我给你写这封信之前,我们这边刚刚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炸。平民区一片混乱,不过学院这边倒还平安。或许是出于上位者的什么微妙考量,飞机投弹时巧妙的避开了学院的区域,大家也都安然无恙。

    我得承认我有些后悔——对于和你分开的这件事情上。我一度坚信我们是为了祖国的发展作出的分离,于我们个人应当是行之无悔问心无愧的。可是当轰炸机从头顶上带着巨大的噪声呼啸而过的时候,我却感到了无比的痛悔,或许是距死亡太近而内心深处产生的一点不甘。

    可能人总是这样。你是对的,既然已经有了牺牲的觉悟,那就不应该留给自己怯懦后悔的余地和机会。只有如此才能一直向前进,而不至于在原地徘徊。一如我不曾放弃过对于生物的探知,你亦对于物理学上有着无限恳切的渴求。由此而看,我们分离的这一决定又是必然的,理所应当的了。

    而少天却常谈及这些,譬如你的无动于衷和我的放任自流,都十分的让他看不下去。这样一想,倒衬得我们无情无义。

    上次见面时你赠我的一截红线我还是好好的系在手腕上,尽管外缘的胶皮已经有些老化发黄,颜色也因为磨损黯淡了不少。有几个同学倒是劝我换换,但终归意义不一样,是你留下的一点念想。

    还有上回你买回的那几只烧瓶,在现在倒是顶了很大的用场。它里面灌了半瓶咖啡,只是常常摆不稳将咖啡撒在地上。不过于造型而言,倒是颇有意趣。

    我很想你,杰希。

    下次见面或许就会是在国内了。我学了一点煮奶茶的技巧,假使再见面的时候条件能够,就煮给你尝,味道一定比上次要好的多了。

       祝安好。
   

                                      文州

   

   

   

   

文州:

   

    且见安好。

    如你所说的一样,近来战局扩大,动荡越来越严重。愈加频繁的飞机轰炸,甚至是当街的杀戮。

    托所学知识的一点福,没被抓住关进集中营,反而还来了地位颇高的进行拉拢。当然,至于目的如何,你我都心知肚明。知识被学习的目的是造福人类,而非以此为基础进行破坏。尽管看过战火纷乱,但我依然对于所学知识的使用抱有最不切实际的纯洁期待。就算是知道不可能实现,但我还是愿意这样的坚信着,你向来知道。而且就算是最坏的打算,也只是在祖国对外侵略者使用。

    所以这就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封信了,应付的话挡不了太久,至于之后那就更没办法让人安心,你也应该注意。

    关于你所提及的分离一言,我曾就此和叶修谈过一些。他不置可否,只说有些事情终归无法规避,一如生死,再如别离。再后来我想你在我身边的时候,猛然间记起这句话,也就释然。

    世事总归没办法十全十美,你知我知。

    再说我最近的事情,就十分乏味。无非是头痛几组实验数据的处理,需要更换的实验方法。唯一有趣的是几位无聊的同窗,在休息时间里制了一个气象瓶赠给我,很是得趣。若再见到你时它还完好,便与你一同看看。我虽然想试制一个,但不知为何总有些偏差做不好,奇怪得紧。

    你的那一截红导线,倒是真真正正的成了孤品。现在实验室用的是一批更新的,据说性能更好,我倒是觉得也没有差别。

    我们当时在国内一同买回来的杯子,不小心被我砸掉了一只,一套凑不齐全了。奈何还不能回国去,也就只能先凑活。再有,你要是使用了那一套烧瓶,务必记得洗干净了再用,其中有几只里面死过虫子。

    回国再见,喝奶茶岂非自己同自己过不去,倒不如泡杯清茶,吃块儿点心来。况且你的手艺,我还是不敢太放心。

    欲离,通信地址更改不必回信,你也记得当心。

    事事顺利。

   

                                      杰希

评论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