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百日喻王-77】冤家

•最近的我,真是一个好神经病呢!
•然后,猹猹,心里苦[你


    渡劫,是一切恋爱的最大推动力,也是一切恋爱发生的原因。——猹尔丝

   

    自天地初开,六合之间分为三界:凡界,天界,仙界。凡界烟火味儿最浓,人来人往,也是最热闹;天界就更清寡一点儿,但有时还是能见到几个非人的玩意儿凑在一起撸烤串,其乐融融,还算和平;仙界则就清寡的多了,一丝一毫的烟火气都不带,一般除了几个爱美的窝在里面减减肥外,少有精怪走动。

   

    黄少天兴兴头头的往个偏僻的旮旯里钻,一边钻还一边大喊:“文州文州开门开门啦!”直喊得上下气不接也不见有人来应。黄少天心里转了三转,叹息着给喻文州的速度打了个小红叉,就要往前一步走去拽门。结果没想到情况有变,向前一步只觉着踩在了一片滑溜溜的东西上,不及手够到那救命的门环,就“哧溜”一下撞破门滑进了屋里。速度极猛来势极快,喻文州只听见一声闷响,头刚扭了一半就被滑进来的不明物体撞翻在地,立柜上的东西撒了满地,瓶瓶罐罐摔得稀碎稀碎。

    不明物体黄少天滑进来的时候他正握了根凤尾巴毛的掸子在掸那新买回来的ivase(花瓶界的大佬品牌,童叟无欺,贵得要命)上的几粒灰,刚刚把灰掸干净举起来看时,就已经连人带掸带ivase全数翻倒。遭灾的苦主揉了揉屁股爬起来看着罪魁祸首:“少天,本来你的炫彩气泡……”没等他说完,黄少天就嘻嘻笑着去搂他的肩:“好文州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嘛!”喻文州又对着他看了几眼,终究是没法子,只得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个奇奇怪怪的东西递过来:“这回顺着你的意换成菠萝黄了,你别一次性说太多,气泡没隐蔽功能,太多就要挡脸了。”

    黄少天正欢欢喜喜地把东西往怀里揣,听喻文州如此这般的一说,顿时十分神往,就想一试。然而指头刚碰到开关,就想起来这里的正事,表情登时严肃起来,连活泼的笑意也一并收了。

    “文州那老鬼来你这里收了吗!他居然嫌我气味不好,说他做寿的时候不许让我去见他免得污染空气!”黄少天愤愤不平,双拳紧握,“这能忍吗他有什么立场说我啊!一个臭鼬说黄鼠狼味道难闻这简直没天理好吗!当年捡我回来的时候明明还说臭味相投呢!”

    喻文州只管微笑着听黄少天这一通吐槽,直到黄少天住了口,才慢悠悠的抖出来一句:“还没呢,我这里地界偏,想必要晚些来。”话音刚落,门口立马传过来个声音,礼貌恭敬的极了,说魏老让我来收一趟东西,不知道阁主您准备好了没有。喻文州黄少天两个人一齐扭头往出看。只见一个小厮立在门口,身量和黄少天撞出的破洞相差不多,说完这一番话后就专心等着喻文州的回话,蹲在门口姿态仿佛蹲坑。

    “就在门口,拖走便好,顺便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安,捎声好。”

    黄少天定睛往门口地上一看,一张猹皮毯子正展展地铺着。怨不得他来时脚下一滑,这猹的皮毛可是油滑的不得了,实在是正常失误。那小厮应了一句好嘞,然后西班牙大苍蝇样的搓了搓手,捉住那条毯子往肩上一扛,便隐去了。黄少天直瞪着那背影看了半晌,才如梦初醒:“文州你把真身的皮毛交上去了?!”

    “只要他老人家开心,这些事情都是无妨的,”喻文州笑得别有一番意味,“一张皮而已。”

   

    话说魏琛得了喻文州这一张猹皮,却没有铺起来,反倒吩咐人打成卷包装好给微草送过去。小厮搓着手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随礼物要不要捎上什么话,显得礼数周全。魏琛歪在座儿上想了一想,说就写蓝雨对微草的一点心意,王堂主不要客气。况且上次蟠桃宴,听闻你缺个趁脚的毯子。

    小厮连连点着头退下去了,心说微草的人能信就鬼了。且不说喻文州这番殷切好意送出这么一条真身的猹皮毯子,单说这蟠桃宴上的缺毯子,都已经过去一万来年了好吗!

    唉,压力山大。那小厮一边扛着毯子往微草走,一边心里还在凄凄惨惨戚戚的吐着槽,委实不易。

   

    微草

    “堂主堂主!”刘小别拽着条毯子窜上堂来,“蓝雨差人送来的礼物,据说是一条猹皮毯子。”

    王杰希本来正推断星轨变化,听了这么一句,缓缓回过身来对着这毯子好一顿打量,神色严肃:“蓝雨送来的?”

    “是。”刘小别老老实实回答完了之后又忍不住接着说起来,“蓝雨送过来的礼物肯定没什么好货,指不定有什么诡计,不如拖出去烧掉算了。”

    王杰希又盯着那毯子看了看,摇摇头:“不必,留下来铺在我房里吧,”顿了一顿,“这东西,倒是有几分眼熟。”

   

    “!!!!!”黄少天直勾勾的瞪着喻文州,面部表情极度复杂,难以置信里又掺杂着几丝惊恐,“我靠靠靠文州你和王杰希见过面还打过!什么时候!蟠桃宴上不许动手的啊!”

    “上次历劫的时候,”喻文州笑眯眯的拈了一粒葡萄丢进嘴里,“你那个时候寻冰雨去仙界了,我看天界也没什么意思,就下凡去渡劫了。”

    黄少天已经不止是表情复杂,还连内心也很复杂。什么叫无聊就去下凡渡劫了啊!下凡渡劫只能用真身这超级作死的好不好!而且被雷劫劈晕了缓不过来,容易被愚蠢的人类捡回家做红烧的好不好!喻文州看他表情变得好玩,就接着往下说:“那个时候正好微草在凡界开了一片灵草园子,王杰希下去定定园子里的灵气。一个不巧,我们就碰着了。”

    黄少天:……文州你真作,真的。

   

    喻文州说得轻轻巧巧,实际情况却比他说得要险得多。王杰希下凡是为了守这一世的灵药仙气,为了不多生枝节,便自己封了一半法力和脑内记忆,佯装一个看园子的普通凡人。而喻文州下凡渡劫,为得就是等一个合适的时间轻轻松松的渡了去,自然也不能滥用法力。不然法力波动过大,天劫反而提前到来劈他个外焦里嫩,反倒是不美了。况且他真身下凡,就算是有呼风唤雨之能,还不是被凡人们当成一介猹精,真是堕了他蓝雨阁主的仙名。

    他循着灵气的味道一路窜进微草的园子,望着一株株闪着灵光的草药不禁怀念起天上的好来。于是伸出爪子就要拔一株配白斩鸡来下饭。结果被守园子的王杰希发现,提着一柄钢叉赶过来。发现这一只造次的猹后,两眼一瞪,举叉便刺。喻文州被王杰希那一眼瞪得脊背一寒,险些忘了闪避。直到钢叉的尖尖碰着皮毛后才反身一扭,从王杰希的胯下钻出去逃了。饶是如此,也不幸在皮毛上留了一道浅疤。

    这头喻文州逃远了,那头的王杰希捏着钢叉的柄子还在出神,连连感慨这畜牲的皮毛真是油一般的滑,竟能逃脱了。

    就这凡界的一来一往,喻文州倒也算是见了王杰希一面,虽然王杰希没什么印象,但是他是有的。

   

    他听过不少王杰希的传闻,譬如天生异象,又譬如天赋异禀,不到百年就飞升天界,成仙做祖,更是一手扶植起微草。若没有王杰希,微草定不如现在一般强盛。

    说来说去,都说得是个传奇人物。

    而自打喻文州见了这一回后,倒是对王杰希感兴趣起来。不同于蟠桃宴上的面容冷淡,而是带点杀气的认真,实在是有意思的紧。

    他倒是有意,和那个人,更多说些别的,也更多来往些。

   

    “果然是你,”王杰希抚着那张油光水滑的猹皮毯子,抬眼看向站在毯子上笑吟吟的喻文州,“喻文州?”

    喻文州笑得极愉快,眼睛弯成两道弧线:“王堂主倒是还能记得一些,也是难得。”

    “莫不是喻阁主被伤了那一回,现在回过味儿来了,要来算这一笔旧帐?”

    “不,这倒是不必。只是觉得王堂主是个十分有意思的人,不妨来谈谈朋友?”

    “这朋友谈得,倒是真够没诚意。”

    “这一张猹皮毯子,该足够见我诚意。”喻文州弯身凑在王杰希耳边笑,“我还有个问题,不晓得王堂主肯不肯回答我?”

    “你要问了,我还有什么不肯。”

   

    “那好。”

    喻文州直起身来清清嗓,笑得有些暧昧不明:“如今花前月下,恰是有幸得见。不知道王堂主你——”话音打了一个颇为撩人的弯儿,“肯不肯放下那钢叉,与这猹一起,携手共览这天下?”

    王杰希沉吟片刻,微一点头:“上一回因瓜负猹,这一回,必不多留牵挂。”

    ——“只愿执此猹,游遍天下。”
  

    “爱情的发生,总是莫名其妙的。”

评论(9)
热度(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