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百日叶喻Day.78】定风波

•修了一遍的版本,终于可以填起伏笔了[……
•根本看不出来的上海滩背景,也许ooc


    “喻当家,这东西,您瞅着掌掌眼儿?”隔壁药铺的李老板擦擦头上的汗,满脸堆笑的递过来一个盒子。到底是邻里街坊,一点小忙还是帮得的。喻文州也没好推脱,接过盒子掂掂分量就笑了笑:“李老板什么时候起也兴收这些东西了?”

    “老早以前家里老爷子收的。这不是就要走了吗,劳烦您看看有点意思没。”李老板倒是苦笑一声,“现下这都不太平,没用玩意儿还是趁早丢了好。”

    喻文州端起那瓷盏左右看了看,转脸和一脸油汗的李老板点了点头:“年头不长,过不了百。不过仿得有点意思,李老板开个价?”手指沿着碗沿子走了一圈,“家里人还是挺喜欢的。”

    ……………………

    送走了李老板挟着盒子转身刚要走,就听见背后头冒出个声音来:“家里人,文州你这还真够可以的啊,哥什么时候算你家里人了?”

    “叶神要是能下次说话前打个招呼,或许我能多活两年,”喻文州转头看着懒懒散散靠在门边子上的叶修,往前走了几步把盒子送了过去,“随便借口说说,你不认我回去拿给少天砸着玩。”

    “认,怎么不认,”叶修接了盒子歪着头咧开个笑,“少天这都多大了还砸东西玩,下回给他开两副药去。”

    喻文州没和他贫:“出事了?”

    “天和堂的老头子,”从兜儿里拎出根烟来点上,“下个月估摸要闹点事儿。”

    “又一个为了钱不要命的。”

    “也难为他一把年纪贪心不死。”叶修往出去走了几步摆摆手,“下回见啊文州。”

   

    “靠叶修你别举着那玩意儿在老夫面前显摆,有意思没意思你。”在叶修第四次举起瓷盏看的时候,魏琛一脚踹了过去。他腿一翘轻轻松松躲过去:“哎我说老魏你急什么啊,又不是给你的,没人关心嫉妒了?”

    “嫉妒你妹。不就是给个弹灰的缸子你得瑟啥?!”

    “这可不一样去了,”手指在碗边儿上弹了一弹,“里头的味道大不同了,你哪能明白。”

    “是是是我不明白,您老人家爱哪滚蛋哪滚蛋,别往我这凑。”魏琛极不耐烦的挥手赶他,“滚滚滚。”

    “下个月可能闹点事儿,给你知会着点儿,”叶修一摸兜掏出只烟叼上,也不点,表情上欠揍的极了,“天和堂,老人家可别走岔路啊。”

   

    店门口的铃铛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喻文州窝在后庭的贵妃榻上泡一壶茶。茶汤才刚刚挂上一点色来,眼瞅着是不到时候。新来的小伙计人小,但却是极伶俐的,哒哒哒跑到门口说当家的不在,您要有什么生意活儿烦请明天了嘞。

    喻文州笑得一抖一抖的,想这小家伙还真是机灵,得了空看看,能不能收进来好好调调。

    “文州?”黄少天刚从后门溜进来,看见桌上有茶就一口喝下去解渴,“你这笑什么茶里有毒?看得人瘆乎乎的。”

    “笑你浪费我的好茶。有眉目了?”

    “差不多。话说文州你约了王大眼啊,我进来的时候看他在正门口呢。”

    “约了吃个卤煮谈谈事,少天先休息吧,我出去一趟。”

   

    他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正靠着门边子闭目养神,听见声音才睁眼看过去,顺便把手里的一箱子东西递过来,转身就打算走。

    喻文州伸手拦了一栏,脸上似笑非笑的勾着点微妙的味道:“王掌柜不如给我算一卦?”王杰希看他叹了口气,心道这喻文州自打和叶修连了手,这也是愈发的不要脸了。

    叹气归叹气,王杰希扫了扫他周身:“算什么?”

    “平安。下月初八。”

    “大凶。”王杰希抬手同他晃晃,“不过你向来不信卦,也不必挂心上。”

    他眼睛一弯笑了起来:“是啊,不过得劳烦王掌柜做个破局。”

    王杰指指先前转交给喻文州的箱子:“自救就好。”然后毫不客气转身离开。

    留喻文州一个人在原地看着箱子,露出些恍然大悟来。

   

    一个月跑得快得不得了,没等人反应多少就呲溜的过去。不过无论时间怎么过,这个地方想来都不会变。

    喻文州把领带打好,整整衣领,嘴角露出个笑:不夜之城不夜都,死了一个还有更多的后替,能有什么变化呢。

    ——只不过更热闹一点罢了。

   

    “文州你今天帅毙了!”黄少天窜进来笑嘻嘻的拽他,“快走快走早点过去,不然老叶得跳脚。”

    “少天,酒宴开之前不能随便拿东西吃。还有,现在还早。”

    “…………”黄少天瘪瘪嘴坐到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然后又扯了扯领口的领结才罢手,“文州你想好了?乱作没前途的啦。”

    喻文州回头看他一眼,笑笑就要往出走:“再不走就晚了。”

    “文州你……算了算了现在去真的不早咩?”

    “不早的呀,过去吃点东西就好了。”

   

    天和堂的李老爷子虽然已经是古稀的年纪,但是却还精神的不得了,站在迎客厅门口笑容满面的和来往的宾客谈天。说东前门开了家新的迪厅,说西后门的糕点哪家最纯正。

    正谈得兴起,一回头看见喻文州带着黄少天走进来,李老爷子急忙过去招呼了一声。

    “小喻你来了啊,还带什么礼物,真是太生份了。”嘴里这么说着手里却抱着不放,“阿陶?来把这位喻先生的东西收了,小心点放起来。”

    那陶姓管家板着一张脸过来,收了东西转身就走,一转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您老人家上次说的钧瓷,赶巧收了个小物件,就拿过来趁个礼。”喻文州微微一笑,姿态行止无一轻疏之处,又端得是讨人欢喜的恭敬姿态,李老爷子是越看越喜欢。当下拍拍他后背放声大笑:“小喻你这么上心,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了。我有个小侄女,生得也算是花容月貌,你可有意思?”

    “不敢高攀您老人家,晚辈一点心意,您喜欢就好。”

    两个人一派其乐融融,岂止黄少天在背后咂舌,心说文州不愧是中老年人必备好友,还是小姑娘的梦中情人,这才来往几回都要嫁侄女了!发展得和飞一样!

    黄少天还震惊着呢,就看喻文州回头冲他眨眨眼睛。于是立马严肃起来,窜进宴会厅寻吃的去了。

   

    “哟,到了。”叶修从车上下来,抬手扣上一顶帽子,眼里带些戏谑就往正门里走。门口的小厮伸手拦他,要求出具请帖。他回头瞅那小厮一眼,笑得神神鬼鬼,没等到开口说什么,就过来个管事劈头冲那小厮脸上一巴掌——

    “这是叶家的人,还要什么请帖,真是昏了你的狗头了!”气势汹汹地骂完一句,才又转过来冲他陪起个笑脸,“小家伙不长眼,您别放在心上,请。”

    叶修点头笑笑,侧身穿过门口的人进去里厅,姿态一派神秘高绝。

    ——不过到头来还是借了自己弟弟的一点威慑力。

   

    喻文州和李老爷子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往里厅走,老爷子也仿佛兴致很高的样子,逢人必将喻文州介绍一番。不知情的人还逗趣老爷子这怕是要招个心腹。老人却哈哈大笑说只怕是结个亲,连心腹都不止。

    喻文州也就配合着,面带微笑的点点头。好一副温润形貌,直教人再赞上几分。

    一直左拐右拐走到个小包间,喻文州这才开口,脸上笑意不变眼眸微弯:“听说您最近换了个新东家?”

    “这从哪里说起,没有的事。”老爷子一面推脱着,一面把他往包间里让,脸上看不出半分变化。

    喻文州也就顺着话往里走,快进去的时候他倚着门边停下来:“不知道外邦的招安粮,是好吃不好吃?”

    李老爷子的表情一下子变了,脸上却还强撑着几分笑:“小喻你这是说什么,不都是市面上买的粮,还分什么外邦不外邦。”

    “您还真是够能撑的,”喻文州手里扣着一把刀,凑近了在老人耳边笑:“日本人的大米是不是更香?”

    老人的表情已经整个扭曲,面色发青吐不出话来。喻文州轻轻巧巧把手里的刀子插进心口,转身就走。

    刀柄短而刀锋轻薄,喻文州走后半分钟,包间里的人才看见老人面色变得惨白,然后倒下。

   

    ——“老魏,可以啊,没迷路?真是不得了。”

    ——“老夫不和你扯蛋,要滚滚远些,和个苍蝇似的嗡嗡你可有完没完。”

    ——“我可比你小徒弟差的远。来老人家慢点别气啊,这回让你出风头,炸了呗?”

    ——“滚滚滚,别在我跟前晃,心烦。”

    魏琛转身往洗手间的位置走,还冲叶修极嫌弃的扬扬手。叶修呵呵笑了一声,把抽得还剩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鞋跟碾灭。

    总有人自以为,自己为了利益能奋勇向前不畏生死,不过逐利之徒能有几个有点出息的。既然要让他们怕到不敢动,那就得让他们认清楚自己到底怕不怕死。

   

    喻文州往宴会厅走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迎出来接他了。喻文州看着手上沾着的一点血迹皱了皱眉,说叶修人来没来?

    黄少天摊手表示没有,兴欣馆的人一个没到,估计是晃了个马虎眼骗人的。

    骗人?喻文州回头望望,发现来宴的人没有一点慌乱,甚至也没有多出一个人来抓杀人的凶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的,他冲黄少天摆摆手,示意自己去一趟洗手间,让黄少天先退。

    洗完手,喻文州甩甩手扯出条手帕擦干了手上的水,俯身在镜子上敲了敲。声音空而长,镜子下面是空的。嘴角弯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拧紧了水龙头扫视了一下周围,然后转身离开。

    ——走得时候没忘摸了一把腰里别着的枪。

   

    等他出去,黄少天正在街边等他,手里兜了一袋糯米糍粑,说文州我们真的不等兴欣馆的人来了哦?

    喻文州捏了一块糍粑吃进嘴里,说不必等,人已经来过了。这回够顺利的,挺好,回去吃饭。

    毕竟魏琛的手法,他还是再清楚不过。

    ……………………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天和堂被炸成一朵烟花,但凡有些不安分的政客商人,统统不幸身亡。除了李老爷子有幸先走一步,其余人该是都炸成了灰灰。

   

    喻文州笑叶修还是手段高明。王杰希那一句自救真是点醒一切,要不是他醒悟得快,不知道那堆灰里会不会混进他的一撮。心狠手辣有余,热爱盟友不足。但时不时摆人一道的风格,倒是还不错,挺有些意思。

    在笑的期间,他一边写一份天和堂事件的报告,一边把一份追缉令撕成碎片扔进了香炉里。纸屑里,“一叶之秋”四个字被烟燎黑,化成一堆灰烬。

    天和堂惨祸皆因李鸿福(李老爷子本名)勾结日本人,在家中堆积过多火器,不慎引燃所致。另:嘉世的主管人已失踪,推测死亡,嘉世几近崩溃,不做威胁。

    报告上交,此事封档。不过还有更多的事需要理清,慢慢来,不须急。

   

    “我是该叫你叶修,还是说叶秋?真是好一个叶家太子爷,嗯?”

    叶修回去路上听见有人说话,一扭头看见喻文州勾着点笑看他。

    “文州啊,别学这一惊一乍的,学点好的。叶家太子爷什么的都是我弟的,别闹。”叶修嘴里叼了只没点燃的烟,“不过你是知道了还搞这一出,居心够叵测的哈?”

    “我原先可不知道,叶神和嘉世的一叶之秋有什么关系。”喻文州慢慢悠悠的飘出一句,“居心叵测的人是谁?”

    “那喻警官不也没逮捕我?”叶修凑过去冲他耳边吹了口气,“谁是好人呢,大哥二哥麻子哥,谁脸上都差不多。”

    “那是私心。”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他,眼神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那就再多私心一次?”

    “好啊,”喻文州也笑,从他嘴里把那只烟拿走点上吸了一口,“合作愉快。”

    “狼狈为奸,合作愉快。”叶修竖起手掌,对于被拿走的香烟也没多计较什么。

    “彼此彼此,然后……”喻文州伸手和他击了个掌。

    ——“长命百岁。”

   

评论(2)
热度(7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