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喻王]与你

•@风色色色色 的老夫老夫呀,然而卡文严重,并没有写完有机会补齐吧[你
•我知道艾特亮不了但是就是任性!哼!
•所有特质只剩下傻和ooc了有点悲痛,慎读,慎读


   一.

    半夜被冻醒,王杰希迷迷糊糊心想空调设的有点低,伸手就想在枕头边摸遥控板。手伸出去够了两下才发现自己身上没被子。

    嗯,没被子,被子呢。王杰希扭头一看边上的喻文州卷着被子团成一个团,睡得昏天黑地。王杰希咬咬牙就开始扯被子,奈何喻文州卷得太严竟然扯不出来。纵然是荣耀魔术师也不能凭空变出条被子,王杰希把空调往上提了几个度,瞪了一眼被子团转身睡觉。

    看你热不热,居然抢被子抢得这么欢实。

    扯了自己枕头上的枕巾盖在肚子上,魔术师带着半夜被冻醒的怨气忿忿睡去。

    可惜忿忿归忿忿,第二天早上爬起来时身边人还是卷成一个团。王杰希一时间清醒心里怒靠一声,这才想起来喻文州不怕热,不愧是邪道至尊。

    至于为什么是邪道至尊,我们不用深究,杰希大大的心思你怎么能猜呢。

    所谓邪道至尊,莫过于在盛夏G市阳光下的室内窗边,穿着长袖说:“杰希我觉得有点冷。”而王杰希上身赤裸,下身装备一条家居短裤,坐于空调正对面惊诧的回过头来,两只眼瞪到几乎变作一样大。

    那魔头居然无动于衷,嘴角一弯笑得几乎勾了人的魂儿:“咱们把空调关低一点吧?”

    “…………”他要一灭绝星辰打死这个魔头。

    ——这天气想关空调?轰出门去。

    当事魔头喻文州根本没明白,这一瞬间王杰希心底涌过多少怨念身外涌过多少热念,就被直接指派出去买瓜。

   

    买瓜是一种学问,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拼搏。

    半个小时之后他从一堆大妈中间抢回一个西瓜。抱在怀里带回家直奔厨房。

    切开、分块、去皮、放入保鲜盒、丢进冰箱。

    算了算多久才能拿出来吃后,喻文州从厨房兜到客厅里,王杰希坐在地上的竹席子上看电视。

    “B市又下雨啦,”喻文州看着报道唏嘘不已,“这都下了几场了,气温降了这么多。”

    气温降了这么多。

    王杰希沉默着喝了一口水,表情微妙。

    两个人安安静静看了会儿新闻,喻文州“哦”了一声说西瓜冰的差不多可以吃了,杰希你吃不吃?

    王杰希很想说再不吃我会死,但脸上还端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说一起吃一点吧,我都可以。

   

    “啊——张嘴。”喻文州笑眯眯的扎起一块西瓜送过去,“还甜吗?”

    王杰希把自家恋人喂过来的西瓜一口吃下去,吐完子儿后答了一句挺好的,甜的不是很齁,你吃一块儿尝尝?喻文州眨眨眼把叉子塞到他手里,又给把保鲜盒往过去推了一点,表情无辜得特别真诚。

    ——“杰希求投喂呀。”

    然后嘴巴一张就等着王杰希把西瓜叉过来。王杰希心说怎么能有这样的人,还主动要求,多大人了也不腆脸。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手上还是扎了一块西瓜送过去。还没等到喻文州吃完评价,下一秒自己的口中就溢满了西瓜的清甜。抬眼一看,肇事者还笑得挺愉快:“和杰希一样甜,好甜。”

    不要脸。

    不过确实挺甜。

   

   

    二.

    “你上次抢boss用我帐号卡了?”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靠在床头刷微博的人。

    “没有呀,哪次?”被点到的人佯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两天前,”王杰希点点屏幕,“不然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一上线就被围殴了?”喻文州偷偷扫了一眼屏幕,上面大字号刷满了“打死这个蓝溪阁的奸细,扫除我中草堂的败类!”

    没忍住就笑出声:“好好好我承认我用了,杰希大大给个面子放我一马?”

    “不好。喻队你麻溜的从床上给我下来抢boss。”

    “搞咩呀。”

    “给中草堂抢。”

    喻文州乖乖听命。

   

    顶着个被自己人攻击又被别人攻击的号,喻文州的boss抢得不可以说不郁闷。旁边的王杰希翘了只脚抓着他的手机刷微博,十分闲适的无视了一抬头就能望见的腥风血雨。

    哦,黄少天嗓子哑了。王杰希翻了翻博想起来黄少天过生日这档子事儿来,心说好端端过生日嗓子还能哑了,看来是老天都要让他安静,委实活该。胡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等回过神儿来这一波boss已经抢完,中草堂一派欢喜的收了材料走人。

    喻文州弯着眼冲他伸手:“完成上级任务,奖励何时派发?”

    王杰希心想你还和我搞这出,想讨好处没门,边里去。然后慢慢悠悠的点点头,端得好一副领导架子:“不错不错。不过最近账目吃紧,奖励保留,下次派发。”

    “…………”这边还在继续坚持,“不必领导多费心思,今天晚饭承包便好。”

    “小同志你刚刚说什么?”王杰希把拿着的手机一把甩远了看他,坚决不认帐不背锅,还装得德高望重耳聋耳聋。

   

    喻文州把手机捞回来装模作样的叹气:“难得想做个东请吃饭,领导都不赏光哦。”

    “别装了啊喻队,就让你做东。”王杰希凑过去看他眼底那一片掩不住的笑意,“吃什么?”

    “西路周记大排档,王队一起?”

    “一起之前先换衣服,”王杰希指指他身上的汗衫,“老头衫就算了,我自己去吃。”

    “哦,那杰希你的大裤衩怎么算?”

    “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他换好衣服冲王杰希露出个笑来,“说杰希你最好看,英俊潇洒。”

    “得了吧,”王杰希换了条裤子翻他个白眼,“再晚没位子了啊,走。”

   

    那天的小龙虾还真好吃,下次去吃吃完再打包一份回家。王杰希回味了一下心里竖起个大拇指,周记排档的名字上打了个五角星马克起来。

    ——有机会应该让英杰他们也尝尝。

    喻文州喝了两杯果汁还在那里像模像样的装酒醉,搂着王杰希的腰把下巴放他肩膀上,鼻息撩得那人缩了缩脖子。

    “王杰希。”板板正正的叫了回名字,连名带姓,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我真爱你呀。”

    话尾音里勾了点笑,听得人心里有点痒。

    “唔,真巧。”王杰希偏头看他一眼,就着这姿势凑过去亲了一口,清清浅浅的一个吻,点到即止。

    ——“我也是。”

   

评论(7)
热度(7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