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百日喻王-26】山风有灵

•不会谈恋爱不会谈恋爱!
•反正一如既往乱七八糟的脑洞啦


    一身道袍的年轻道人微微抬头,眉毛皱起一点打量着四周:山间风景颇为不错,时值春末,颜色一片翠绿墨绿相映,自成别致风趣。或许是鲜少有人经过,山中大大小小的动物竟也都不怕人,窜来窜去十分愉快。

    啊,即使狐狸这般油滑家伙,都在小路上走得颇为理直气壮。还三只成队,看来是一窝里的迁移……等等,似乎都是公的。

    ……那有什么好走的。

    他定定神收了四处打量的目光,拾掇拾掇行装,凑到山泉处掬了捧水刚伸到脸前,却惊觉有异,一捧水全数泼了出去。屏气凝神正欲找寻,就看见了身侧一只湿淋淋的狐狸。

    “…………”原来是个狐狸,委实想多。

    “…………”这个道士且让我抽他一掌如此这般当狐狸不会发火吗!!!

    黄色的狐狸气得毛都炸了起来,吱吱呜呜嘴里还喊着一通,配合此情此景,完全可以教人读懂。黄狐狸正呲牙咧嘴就要往上扑咬过来,谁晓得半中央出来另一只狐狸,爪子一伸,那黄狐狸就立马收了架势,老老实实的再不敢乱动。

    王杰希却眼中流过点不清不楚的意味,恰恰过来一阵风,吹得他衣袂翻飞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手上极迅速的掐了个诀摸了张黄表纸就往那狐狸额头上拍过去,口中还厉喝:“定!收!”

    那狐狸眼睛转了转,伸着爪子就把糊在额头上的符给扯了,姿态之优雅实在是兽类少有。狐狸天生就面上带笑,这只还更是笑出个眉眼弯弯,看上去更是漂亮的紧了。

    王杰希看那狐狸把符扯了下来已是眉头一跳,更没提防住那狐狸口吐一句人言。

    “收不住的,你道行还不够。”声音的清里带了几分软糯,“况且都是精怪,未必能高贵到哪里去,你何苦与我作这一出?”

    “看着不顺心,”王杰希冷冷的扫过一眼,“我乐意。”

    话音一落那只黄狐狸的牙立刻咬得嘎吱嘎吱响,旁边的小狐狸也蠢蠢欲动:“文州(师兄)不就是一颗草还人模人样这么嚣张!废了他!”

    狐狸也没恼,也没对另外两只狐狸的叫唤表示赞同,依然带着狐狸天生的那种笑脸看他,也不知道是真笑假笑:“同是精怪,自然知修炼不易,阁下好自为之。”

   

    怎么又是这个梦。

    王杰希捂着额头从榻上翻身起来,想着恶人果然当不得,恶精也一样,真是太不得安生。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见那个狐狸的说教了。虽然得承认说得不错,但天天在梦里被个狐狸说教,实在是窝心。

    他向来不是什么好杀伐的人,就算是掌握有常人难及的力量也不曾滥伤生灵。与那些为祸人间的精怪相比,德行何止是高出一倍。那天实在是情境诡异,事发突然,让他没担住一下子拍出个符来,何其鬼迷心窍。

    不过所谓的“修为不易”对他来说……也倒不能说多赞同。方士书中有载,但凡草木成精,必先集天地灵气之大成,再吮露养精,多则万年,少则千年,即成精怪。园子里多少花花草草都把这奉为无上秘典,只他偏生不信这个邪,择了个逆天的法子吸掠天地之气,不出百年竟已化得人形天下游过一圈。

    草木毕竟比不得有血有肉的活物修炼来得容易,那山中动物百年成精已然惊诧其才,更不提他一颗草木。真真是头一遭,不知遭了多少妒恨直盼着一个天劫下来劈死他。

    ——不过要真能劈死,才是真枉费了这一番天才。

    王杰希渡劫的时候姿态极其漂亮,乘着灭绝星辰身形拉高就钻进了劫云里,几息功夫天上就只剩一片晴朗,居心叵测者只能目瞪口呆。

    所谓天纵奇才,不过如是。

    他修成后走了个彻底,只可惜丢下百草园里一片惨淡。近百年情谊他也不忍心,只许诺半个甲子之后寻得灵药归来。天下灵药虽多,但却难寻。现下掐掐算算眼看时间就到,却还差得一味不能齐全。

    金犀角,玉岚草,肉桂莲子,天山雪灵芝。一味赛一味的超凡脱俗难以找寻,最后一味算得上好寻,偏偏他不忍心。

    ——千年灵狐的心肝。

    那时他的鬼迷心窍,也就如此。

   

    “文州你居然放那家伙走,”黄少天本体的黄狐团成一个团哼哼唧唧的,“一看面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还要收你!简直是上天派来祸害众生的!”

    “莫闹,”喻文州夹着那张黄符轻笑,“他身上没有血腥气,不是为祸多端的人。”

    “嘁,”黄少天撇嘴,“文州你这才是不正常谁闹了!他要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家伙还用得着藏真身啊!装模作样的!”

    “不知道呢。不过到时再见,他藏不藏得住,那就两说了。”

   

    “水晶桂花糕——三个铜子儿嘞——”

    “热腾腾的鲜肉包子一个铜子儿一个嘿——”

    “水灵灵的花菜啊,十文一斤——”

    …………

    王杰希绕开进到早上尚还冷清的酒楼里,点了一壶茶和一碟云片糕,视线往楼下飘过去。看似瞅个市井热闹,实际是心里还在寻思是折回去抠个心肝,还是且行且珍惜,后面路上再看看运气。

    “小二,一份白切鸡,蘸酱要老豆油,”一个颇为书生气的后生开口,眼角往上翘起几分,真是好一双桃花眼,“再加一壶决明子。”

    真是什么邪道吃法,一大早吃鸡还配药茶。王杰希多留意了一下这个人,也顺势感慨天下纷乱妖孽横行——也不知道有没有想着妖孽里还有个他自己。

    “介意拼个桌子吗?”

    ——这邪道之徒。

    “不介意,请便。”

    ——且看你如何。

    “多谢。”那人笑眯眯的坐下,捏了个茶杯先倒上一杯茶。倒好茶后只浅浅抿一口,确实书生气。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往那边看:夹起一块,蘸酱,塞进嘴里;夹起一块,蘸酱,塞进嘴……这一次就吃一块真是人不可貌相。他这头正胡七八糟的想着呢,那头的人就已经挟了一筷子伸过来了:“同吃一桌何必客气,来尝尝吗?”

    “……不用,我吃不惯。”

   

    “三度相见委实有缘,不知阁下名姓?”来人带着点惊诧的欢喜开口,看上去讨喜的紧,“在下蓝溪喻文州。”

    “微草,王杰希。”应了一句之后深觉“文州”二字在哪里听过,却又打死想不起来,琢磨了一阵之后还是选择了放弃。比起名字的似曾相识,他终归还是更在意这一路上老是飘飘悠悠的狐狸味儿,太要命了。

    “往微草去?回乡?”那人听完之后笑笑,“正巧同路,不如同行?”

    斟酌了几番王杰希还是赞同了这个同行的提议,毕竟为了这个不知是在哪里晃荡着的鬼狐狸,他也不能缩地赶时间,和这个看上去挺舒心的人类同行,倒是无妨。

   

    王杰希看着依旧笑得漂亮的喻文州,眉头跳了三跳。

    筷子伸出来,缩回去,伸出来,缩回去。

    忍无可忍,不能再忍。

    “喻文州,你觉得白切鸡好吃吗?”同行三天一天三顿,顿顿天天重样的吃吃吃,看着都是一种伤害。

    “挺好吃的啊,比我以前吃的好多了。”人间还是有很多好的,直接逮活的吃,味道真是差多了,“杰希不喜欢?”

    “……不,没有,你好好吃。”王杰希撑出一个笑,抬手给自己倒了茶压压惊。没成想那边的喻文州夹了一块凑到他嘴边:“那劳烦杰希赏个脸?”

    赏什么赏,心里头呸了一句面上却还要摆出个姿态来:“我不吃,太油腻。”

    “决明子最去油腻,放心吃。”喻文州晃晃茶壶,筷子依旧杵着没动,“不尝尝怎么知道?”

    “那天我尝过了,不喜欢吃。”

    “那家做得没有这家好。”

    “…………”

   

    最后还是没能抠到心肝儿,王杰希叹一口气,心说造化戏我,早知如此何必放狐归山。旁边的喻文州还在感叹微草的地界好,满地皮的王不留行味儿,着实清新非凡。自己感慨完了还不忘撩着身边的王杰希一起,说杰希你闻到了吗?

    王、不、留、行,味儿。王杰希颇有点点咬牙切齿,说有的有的,果然好清新。

    ——一回老家又压不住身上的味儿了,悲哉。下回多得捏几颗草晶压一压。

   

    “同行千里终有一别,”喻文州笑眯眯的冲王杰希拱手,“有缘再见。”

    王杰希点点头也拱了个手,示意如此甚好有缘再见,实则心里要被狐狸味儿逼疯,一路上怎么老是有还根本逮不到。

    另,人类,你走好,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喻文州走了两天王杰希才觉出点不对来:这怎么狐狸味儿不见了啊?感情那家伙是个狐狸精啊。心里震惊之余还特不合时宜的想了一出——公狐狸精能有什么出息,啧。

    合着根本没想过自己这王不留行成精的根本没资格嫌弃人家。都是出落个女的倾城倾国,长成个男的哪有出息。于此他们两个同类。

    转头挖心肝去,丫的,蒙我一路。

   

    “心肝都是黑的。话说你怎么还不死?”

    “狐狸有九命呀,”喻文州原形的狐狸甩着大尾巴笑得眼睛都变成一条缝,“给你一条了,怎么算?”

    王杰希掐了一把狐狸毛,手感不错:“三顿白切鸡。”

    “不要,最近换口味了,吃素。”

    “公狐狸成天换什么口味,烦不烦?”

    “成精的王不留行,就一颗,”狐狸把尾巴勾在他脖子上,自顾自的,“泡泡茶,磨磨牙。”

评论(8)
热度(5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