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役拔娜娜鱼,但不喜欢拔娜娜。
MX girls天团成员

【百日喻王-21】道义不平

•感谢组织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住口
•想写点有骨气有志气的黑道
•结果失败了,说好的骨气和志气都是骗人的


    “黄少黄少我们的货又被截住了!”

    “卧槽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愣头!查出来看我削不死他啊!城隍庙庙后我要和他一决胜负!”黄大佬气的要命,伸手拍桌子不小心拍碎了桌子上的一条黄瓜。旁边的大当家没说话,用茶盖子撇了撇茶沫子喝下口茶,顺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掸掉了溅在自己身上的黄瓜星子。

    “查出来是微草的人干的,”手下有点困惑的报出调查结果,“三批货全是他们截的。”

    黄少天一听更是要爆炸,把桌子上的碎黄瓜一把扫到地上就要跳起来:“我靠他个微草板板!他又不走水货截货干嘛!晒鱼干吗!”黄少天暴怒,“他这是逼我下手做了微草知道咩!”

    咩你个球。喻文州喝下那一口茶腹诽一句:傻货,话尾音收不掉,大佬架子都端不稳,咩咩咩的谁晓得你搞咩。

    不过也就吐吐槽,毕竟被截货这种事情还是很严肃的,他喻文州也不能端着茶杯子喝一辈子茶,解决问题他还得出马。

    “查一份资料给我,要快,要全。”

    “这……要什么范围?”

    “什么都要,”喻文州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看上去神叨极了,“尤其是个人喜好,越全越好。”

   

    如果换个人提出这样的要求,那这个人就很有可能是变态,还是极端变态的那型。但是喻文州就不一样了,他属于采集信息,不能划到变态里去。

    ——施展无敌攻心术前先需要摸清底细。

    做这一行呢,遇到有人抢生意,挑事儿,都是很正常的。可是只靠暴力解决容易被查表,水表电表天然气表,查完表就要给你贴封条。因此,事实证明暴力解决不可靠,得怀柔。

    蓝雨不愧为业界老大,怀柔先施,暴力后行,委实让人查无可查,抓无可抓。

    蓝雨大当家喻文州负责怀柔,其人深谙厚黑学之真谛,自我选修过无敌攻心术,再横再硬的点子都不在话下;蓝雨二当家黄少天负责暴力,其方式有间接暴力和直接暴力,直接暴力不用多提,间接暴力是叨逼叨,可以摧毁人的心理防线,十分可怕。

    当然直接摧毁人的心理防线是不好的,直接捅人一刀也是不文明友好的,我们需要更高逼格的方式,譬如谈人生,譬如交旁友。

    很明显现在就需要这些方式,毕竟对方截了三批货,想来实力还是不错的。

   

    微草头目王杰希,男,现年26岁,天生异象,大小眼。

    为人正派,处事不走寻常路。

    谨慎严厉,神鬼莫测。

    现微草由高英杰主管,王处于半隐状态,有时候兴趣来了会到大堂扫扫地。

    兴趣不明,与人接触好温文之人,衣冠禽兽叉出门去。第一印象后确定极难改观。

    心头肉高英杰,另有一刘小别亦十分惊人。

    注:1.套近乎的,叉出门去;

    2.拍马屁太浮夸的,叉出门去;

    ……………………

   

    喻文州看着这份资料,眉头微皱:实在是不易攻略,需要小心对待。

    “阿轩,没有更详细的了?”

    郑轩没精打采的点头:“老大我尽力了,微草里面口风太严了,也不知道怎么管出来的,亚历山大。”

    算了。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他得找找外援试试形象规划,还得尽快。第四批货就要出货了,不能再折在微草手里头了,不然蓝雨就真得完蛋了。老拿存货捱也不是办法,总得完成循环,才能可持续发展。

    “那行,一会儿我和少天说一声去。这几天你们加紧排货,一周之后出货。这回让少天亲自带货,实在不行可以动手,注意周围和影响,别闹太大。”

    他晃晃手里的资料纸,轻轻笑了笑:“我去和这位王老板谈谈朋友。”

   

    “叶神,在吗(ಡωಡ) 。”

    “有话说话,看你发表情哥瘆得慌。”

    “有点事情想让叶神看看,略做下规划。”

    “好说,都熟人。一次三万,首付两万,不议价。”

    “我已经把钱打过去了,应该可以看到收款信息。”

    “哟,这回挺干脆啊。什么事情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图片][图片][图片]都在这里^ ^”

    “啧,硬点子哈,怪不得干脆,怕提价?”

    “叶神哪里的话。不过这回比较急,叶神给个确切时间?”

    “最多8到10个小时吧,规划案发你邮箱。”

    “多谢叶神^ ^”

   

    这边喻文州终于搞定规划案,打开邮箱一看倒是觉得这回没那么清奇,可以接受。于是喻大佬和手下交待了一番,转身离开打点自己去了。

    ——人设倒是不错,挺符合他自身形象。小有名气,脾气温和,正人君子。不过要当个聪明人,还不能太心机,这委实困难。

    按着叶修的规划方案去定了两套衣服,约定好要赶快工,一天后来提衣服。衣工尽管时间紧张面露难色,但听了喻文州提出的报酬后立刻眉开眼笑,收下定金后手上活儿更是快了一倍不止。

    不知道是个这人是个怎样的神鬼莫测法。喻文州又捏着资料看了一遍,皱着点眉笑起来:不过倒是很有趣,想来接触起来也不会让人嫌恶。

    虽说这种怀柔政策的接触对于谁都无所谓,不过能接触个不让人讨厌的,有趣的人,他喻文州还是非常乐意的。

   

    王杰希和高英杰正在办公室里谈馆子的未来发展趋势。

    哦,是的,馆子。全名微草素菜馆,是绿色健康生活的不二选择,是节食减肥人士的必去圣地,更是素菜界的模型典范。

    “新菜品的开发推广啊,”王杰希单手敲着办公桌,“具体准备怎么实施?”

    高英杰犹犹豫豫的开口,似乎有点信心缺乏的样子:“我……有一点想法,具体还没有成形。”

    “说出来,不足之处可以改正,如果不敢说出来那就没有任何意义。”王杰希盯着高英杰,语气里带些严厉,“知道吗,英杰。”

    “是。新菜品拟订名称‘晨露’,预备用生菜做主菜色,辅菜还需要搭配才能确定。”高英杰点点头,想了想继续说下去,“生菜生吃最好,不过需要保证菜的新鲜程度,辅菜不能和生菜抢风头,做熟也可以提升口感。”

    “很详尽,很好,就按照这个方案尝试制作。推广方面,我想是没问题的。”王杰希起身拍拍高英杰的肩,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微草的未来会在你的手底下更好的,相信自己,英杰。”

   

    刚出办公室门在走廊里转了个弯,就看见刘小别急火火的赶过来:“Boss,有人找。”

    王杰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示意刘小别引荐一下来人。结果刘小别还没开口,那个人就已经笑着开口了:“美食评论家,喻文州。久闻王总大名,得见十分有幸。”

    “欢迎来到微草。喻先生尝过什么菜?”

    “尝过不少,譬如贵店最出名的一道‘王不留行’,”喻文州眨眼笑笑,面上表情很是生动,“口感十分微妙。虽然入口有几分辛辣的刺激感,不过回味无穷。层层叠叠的细密口感,很容易让人着迷。”

    王杰希不为所动,又问了一个看上去异常没头没脑的问题:“最后一味?”

    “回甘。”

    “喻先生确实是货真价实,难得。”

    “有点小名,虽然还衬不太上,不过也不至于辜负。”

    两个人一个笑眼弯弯,姿态漂亮言语温和;另一个眉宇间带点冷气,却是风情自成。堆在一块儿煞是好看,不过需要忽略一派平和下的暗潮涌动。

   

    此后几天喻文州每天都到微草一趟,假借美食采访之由对王杰希发起攻心术。现下看来成果显著,他们已经从美食宝典谈论到退休理想,最后还总结了彼此认为混吃等死的最深奥义。

    终归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深交法子,但是一拍即合,真是可喜可贺。

    连着一周之后王杰希感觉越来越不对劲,美食评论家而已又没有报销,天天自费来吃还如此愉快,不是脑子进水就是奸诈之徒,十分可疑。

    于是,当天喻文州一走,王杰希就让许斌去扒了喻文州的资料。着实不难找,不过想来也是那人没想到他能生疑。

    蓝雨的大当家,怪不得找上门来。王杰希想起了前段时间截下的几批货,看来是把人逼急了,不然怎么能让喻文州出来冒充个美食评论家,何止是屈了才。

    不过这些都并没有什么卵用,自古素菜肉食不两立。要不是这种情况说不定还能交个旁友。

    简而言之,为人不错,其心可诛。

   

    隔天喻文州继续出现在微草的馆子里,面前是一盘“王不留行”,细嚼慢品的,倒是十分优雅。王杰希在远处远远望见,面色往下拉黑半个度,心想装得还挺像模像样,信不信我真拍你一脸王不留行。

    不过不可能真这样,他也是练过怎么忍的。再神经病的客人他都能屹然不动,总不能为了个喻文州破了功。于是面上依旧端上六七分的高冷,走到喻文州桌子那里停下。

    “喻总好兴致,一大早来啃菜,属兔的吧。”

    喻文州心里瞬间浮现出“昨天和风细雨今天凄风苦雨”的场面来,结果脸上还撑着笑出满面春风:“既然慕名而来,总得吃个够。”

    “蓝雨的鱼吃腻了?准备天天啃素菜换换口味?”王杰希拉开凳子坐下,满脸的妖气缭绕,一双眼睛里森森绿焰直往外冒……好嘛,还是大小眼。

    纵然心理素质再好喻文州也不能一下子承受。缓了几缓才能开口,倒是语气真挚得不得了:“王总真会开玩笑,自古论语有记载,鱼和菠菜,不能兼得。”

    呵呵,喻文州,你再和我装。

    “非要明明白白的说?喻大当家成天往微草跑个什么劲?”

    攻略失败,还惨败。喻文州内心凄凄惨惨的浮现出一个叹息,顺着王杰希的话头接过去:“跑几趟微草就能见到王老板,倒也是挺值的。”

    末了还不忘幽幽补上一句:“更何况是王老板不仁在先。”

    王杰希心里恶呸一口,口气里倒是一派淡然,还理直气壮:“微草的大堂里买了新鱼缸,借你们两条鱼养养。”

    “你截的三批货都是扇贝,养什么鱼。拿着晒贝壳干吗,”喻文州不紧不慢的驳回去一句,“王老板倒是先拆包再说啊。”

    “那就掏了扇贝肉拌猫食,横竖我乐意。”

    “…………”

   

    “文州文州你搞定王杰希啦?”黄少天看他连着跑了几趟微草之后就再也没了动作,自以为攻略达成,心想文州果然厉害有文化就是不一样,“我听郑轩说他大小眼啊!是不是很吓人!”

    “没搞定,也不是很吓人,”喻文州倒是认真的想了想,“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点问题,他把我认出来了,不过关系不大,计划照旧。”

   

    之后出货,蓝雨确确实实再没被截过货,虽然以前的货没能要回来,但能守住现在也是极好的,喜大普奔,值得庆贺。

   

    隔了一个半周,城东头的微草素菜馆推出新菜品,还顺便开展活动:凡点新菜品的一桌,送花果茶,续杯随意;消费满额再送罗汉果拼盘。城西头的蓝雨渔庄同样开展活动:凡每桌点够五斤鱼肉,加送一斤;消费满额可送饭后冰激凌。

    王杰希是真没想到蓝雨也能搞活动。因为微草的活动算是推广新菜品,蓝雨搞活动总不能是和微草较劲。这边的两头掐着推对方心思,但无妨广大顾客狂喜乱舞多买多消费好好好吃吃吃。

    最后微草的王老板首先做下决定: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还是不动。然后大手一挥又添送三个果盘,今天心情好。

    喻文州倒是没学王杰希的随性再多送三杯冰激凌,只表示了一下每桌多加一碟扇贝。这个真的不能怪他不大方,毕竟荤素不一家,价钱更不能一家。他要学王杰希那样再送三盘,蓝雨就得关门喝风了。况且除去送菜,冰激凌送多容易闹肚子。

    ——看来还是得找机会谈谈。谈谈人生谈谈旁友,搞不好还能再谈点别的。

   

    “王老板这样抢生意不厚道啊。”喻文州佯装无奈的摊手,“别抢生意好啦?”

    “不好。喻大当家别卖什么可怜了,没用。”

    “那我和王老板就得谈谈了。”

    “谈什么,你说。”

    “谈谈朋友,或者谈谈别的,”他眨了眨眼笑得极端漂亮,“王老板对什么有兴趣,我们就谈什么。”

    “朋友不谈,别的也免。”王杰希似笑非笑的凑过去在他跟前,“只有个恋爱,喻当家和我谈不谈?

评论(15)
热度(5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