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与你有过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MX girls天团成员

[喻王]衣架风波

•竟然补完了!完了!
•然而觉得跑题深重,ooc久矣


    联盟出了新周边,姑且可以叫它人头衣架。众选手纷纷表示这个周边简直是丧心病狂无以言喻,主席你是不是已经停药放弃治疗。

    其中一位选手的发言倾吐了众人的心声:啊,真是亚历山大。

    因为这回的周边委实有些……病得不轻,于是联盟先搞了一下投票做了三发先行款,然后投入市场看看粉丝的呼声如何。平日里大家还能就着粉丝多少的问题互相调侃几番,现在却是一个个恨不得重新做人,仿佛支持的越多就是死得越早。

    ——似乎也就是死得早,没差。

   

    “黄少你不是说你有好多小粉丝吗,看来这回必定有你一个了啊。”

    “滚滚滚滚滚滚!你们一个个好意思啊!集火我算什么本事粉最多的是老叶好吗!再说了卖脸还有周泽楷呢关我什么事啊!!!”

    ……………………

    结果出来……一语成谶。黄少天因此获得称号:预言先锋。

    中奖的人果然有叶修周泽楷,里面还混了个王杰希。搞定人选下厂打个样还是很快的,没过多久一套人头衣架就寄到了王杰希手里,而且同步周边店上架,难得的神速同步。

    王杰希拿着衣架看了看觉得挺崩溃:要是挂在衣柜里倒好,要是挂在外面半夜三更一看见还不以为有个鬼在飘。

    主要问题是这个鬼还顶着他的头。

   

    他这边还没崩溃完,那边黄少天已经来了电话,说王杰希你知道吗知道吗我们全队特意去买了一套你的款支持你啊!感受到爱意了吗!

    王杰希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语气极端冷酷的戳回去一句,别扯淡,老实说你们是要干毛。

    电话这边黄少天听见这一句笑得说不出完整话来,半天才断断续续把意思表达清楚:挂裤衩啊,看着都解气。

    ……王杰希难以脑补到那个诡异的场景,沉默良久才问回去一句喻文州肯定不陪你们胡闹。

    “哈哈哈哈哈你说队长啊,队长他买了啊怎么可能不买!说好的报复微草造福蓝雨你我他啊!不过队长他有没有挂起来我就不知道了!”

    ——好你个喻文州。

    “哈哈哈哈哈怕了没!这就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想好了吗下回比赛直接打GG还是有可能转运的啊……”

    ——蓝雨果然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东西。

    王杰希毫不留情的忽略了电话那头的黄少天挂了电话,抽出墨镜带上就出门直杀俱乐部门口周边店,买了几套周边才心满意足转身回去。

    别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关联呢?联盟里早已有过点评:杰希大神的心思你别猜。反正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呀。

   

    回了微草他本想也人手发一份学学蓝雨的大快人心,结果转念一想简直是带坏孩子,不可取不可取。于是就带着一包东西准备自行消化。

    没错的,他,王杰希,微草队长,买了蓝雨的海报还捎带叶修的衣架。蓝雨海报的险恶用意自不必说,叶修则是自身自带仇恨值,走在路上被人拍砖都是正常。况且王杰希要试试衣架挂裤衩的效果,买个叶修的实在是一举两得。

   

    王杰希看着挂了某物的叶修衣架,一面心中暗爽一面满心荒凉:

    ……恶意啊!莫大的恶意啊!喻文州你要真这么挂那我们就掰了吧别玩了。

    暗爽来自于对叶修的仇恨值,荒凉来自于他已经脑补到自己的衣架在蓝雨会是个什么状况。王杰希摇了摇头,心说你们蓝雨人终究会玩儿,这么搞也真不怕带偏了你们未来的小剑圣。

    呵呵,至于正值当打的老剑圣,搞成什么样都是他活该。

   

    不过还有比赛要打,账回头再算。

    王杰希对着蓝雨海报上的喻文州描了个熊猫眼,大手一挥两眼一瞪:指壁起誓,假使忘了也得记起来,不然下辈子就转生成个衣架,让蓝雨的货们挂裤衩。

   

    “杰希?”喻文州用手支起一点看着王杰希笑,“梦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咬牙切齿。”

    王杰希方从梦中乡回返,还是懵懵的,睁着眼睛瞪着喻文州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味儿来:“喻文州你把那个衣架用来挂啥了。”

    “衣架?什么衣架?”纵使是心脏大师,一大早被刚睡醒的恋人兜头问了这么一出,他也有些莫名其妙,眼睛眨眨一脸茫然。

    “衣架,人头衣架,黄少天说你们一人买了一套。”早上刚醒人有些烦躁,王杰希也不例外,语气难免有几分不耐烦,“听说你们拿来挂了些不得了的东西?”他没说挂裤衩,太丢脸,只好换作别词。

    “……”喻文州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笑容僵了半分,心说好端端的你怎么记起这茬,从常规赛开局记仇到夏休也是太长情,这让人如何开口。

   

    这确实不能怪喻文州,当时全队闹哄哄的一起去买了衣架扬言要放倒微草剑指总冠军!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按着卢瀚文的头颇为语重心长的一番教导也觉得好笑,也就随着他们去闹没多管。毕竟又是一个新赛季,斗志昂扬哪有坏处。

    只不过事后他也买了个衣架。

    一是与队内完成响应,二是自己私心作祟买回来好玩儿。

    ……确实也拿来挂了两天短裤,居家的那种,小摊小贩俗称其“大裤衩”。反正都是挂了裤衩,既定事实,大的小的也没差。

    虽然损了一点,但是真的是太有意思,当时喻文州看着衣柜里的衣架子笑得直打跌。

    挂了两天也就换了下来,毕竟玩玩就好,哪有那么多深仇大恨,还是自家恋人。

   

    王杰希看他难得僵在那里,顿时深感危机:“你到底用来挂了什么。”

    考虑到夏休短暂同居不易,喻文州斟酌了一下下才开口:“就是我的那件汗衫,你一直叫老头衫的那件。”

    王杰希立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怀疑,一大一小两只眼睛衬得他怀疑之色更深:“就这个?”

    “就这个。”喻文州凑过去亲亲他的眼角,笑得温和又无害。

    “喻队还真会玩儿啊,果然心黑。”

    “哪里比得上王队的变幻莫测,王队说呢?”

    王杰希心说你让我说什么说,成天就知道抖着字眼的撩人玩儿,喻文州你累不累。

    不过他看着喻文州那一双笑得眼角微微挑起的桃花眼,什么话也没说,只靠近那人接了一个缠绵而又不过分的早安吻。

   

    “既然都这么说了,喻队你还赖什么床。起床吃饭。”

    “彼此彼此,王队何必说我。”

评论(8)
热度(95)

©  | Powered by LOFTER